热门搜索:
首页 > 2018杂志期刊 > manbetx官方 > 第10期 > 国礼
  • 国礼(曾理)
  •  
    长江 外 晨
    冲锋号吹响,雄壮而嘹亮。
    炮火连着硝烟,后浪推动前浪。
    人民解放军万船竞发,横渡长江天堑。
    指挥所里,可以看到前方奋勇当先的渡江部队跟随着红旗胜利前进,有如铁流滚滚。
    叠画《人民日报》头版的通栏标题:《向全国进军的命令》。
    报纸日期:1949年4月22日。
     
    1.长沙城天然阁绣庄 外 夜
    油铺街,夜幕下仅亮着少数几盏灯光,一队宪兵跑过。
    天然阁绣庄的规模很大,有天井,有仓库、有住房。
    绣庄后院内,几个小孩在玩扯着各种颜色的丝线,绣庄二管家贺有财边捡起丝线边赶着小孩:我要揍你们,小顽皮。
    孩子们冲着贺有财唱童谣《月亮粑粑》:
     
    月亮粑粑,
    里面坐个嗲嗲。
    嗲嗲出来买菜,
    里面坐个奶奶。
    奶奶出来绣花,绣个糍粑……
     
    贺有财追赶着孩子们,一片嬉闹。
    大街远处有阵阵警哨声。
    田如玉匆匆走进绣庄院内,冲着一个年纪大点的孩子喊着:明亮,带弟弟们出去玩。
    孩子们一窝蜂跑出院门。
    田如玉看着在捡着丝线的贺有财道:贺叔,难为你了。
    贺有财抬头笑笑,四十多岁的脸已有许多皱纹。
    远处一阵脚步声,一队警察朝天然阁绣庄匆匆而来。
    警察队队长王夫强在绣庄院门口看到田如玉,停住:田掌柜?什么时候回来的?
    田如玉:呀,王队长,我一直在绣庄哪里也没去。不知王队长有何事?
    王夫强看了看绣庄道:现在是戒严时期,田掌柜要看好你的绣庄,免得节外生枝。
    贺有财迎了上去:哎,王队长放心,我们都是本分的生意人。
    王夫强推开贺有财,对手下说道:走!
     
    2.北平西山 外 日
    五月的香山,树影婆娑里,一幢古色古香的建筑。这里是中央机关的临时驻地。可以听到发报机“嘀嘀”的声音。
    一辆轿车驶进入画。任弼时下车步上台阶。
     
    3.西山双清别墅 内 日
    毛泽东正在笔走汪洋,叠画新近写的草书《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
    任弼时掀开帘子走了进来:好一个宜将剩勇追穷寇。
    毛泽东撂下手中的毛笔,递过一封电报:张轸通电起义了!我们要热烈欢迎,应照曾泽生、吴化文那样,享受起义部队待遇。
    任弼时接过电报:这样一来,武汉的笼子打开了,白崇禧要跑。
    毛泽东:跑不出新名堂,只可能退守长沙,现在程潜和陈明仁的态度很关键。
    任弼时:程潜对我们把他列为战犯还心存疑虑,看来他是没有明白主席的良苦用心。
    毛泽东:湖南问题能以和平的方式解决最好。
    任弼时:张轸率部起义就开了一个好头,可以让程潜、陈明仁看到希望。
    毛泽东点燃一根烟:我们有必要与程潜直接建立联系,你说呢?
    任弼时点点头:可以。刚才中央办公厅的同志正在为你年底前往莫斯科这次国事访问做准备工作。
    毛泽东:有什么具体计划啊?
    任弼时:这是新中国的首次国事出访。也正好是斯大林同志的七十寿辰,祝寿总不能空着手去吧?
    毛泽东吸了口烟:是哦,湖南人习惯两只手总要提点家里的土特产。
    任弼时:同志们商量了一下,土特产既要有意义,又要符合中国国情。
    任弼时说到这里,话音顿住。
    毛泽东缓缓地:你说该送点什么好呢?
    任弼时:恩来同志主张送一幅湘绣斯大林绣像,这样既显得礼品珍贵,又显得我们刻意为之,意义非凡。
    毛泽东:上海的顾绣不是很有名吗?如果就近的话,用洛阳的汴绣也行,我见过他们汴绣的《清明上河图》很不错。
    任弼时:《清明上河图》中外驰名,确实是一幅好作品,恩来同志提议选用湘绣,不仅因为湘绣是中国四大名绣之一,更重要的是,主席是湖南人,湘绣能让斯大林同志有一种亲近感。
    毛泽东:嗯,我们要搞五湖四海,不要因为我是湖南人,就选湘绣。据我所知,中国刺绣具有几千年历史,我看四川的蜀绣、广东的粤绣都行嘛!当年我在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粤绣用红蓝缎绣的《松鹤延年》就使我感到与众不同。
    任弼时:粤绣以套针见长,刺绣物体“留水路”,对刺绣花鸟有特殊的表现力,如果绣人物,并非所长。而湘绣的“掺针”,特别适宜绣人物。
    毛泽东笑道:弼时同志什么时候变成了刺绣专家了。
    任弼时:汨罗一带家家有绣房,我从小习画,如果不出来革命,那恐怕也是从业湘绣了。
    毛泽东:好啊,新中国要大力发展我们的民族工业,你这门手艺大有用场。
    任弼时:1933年,美国芝加哥博览会,湖南选送了一幅美国总统罗斯福的绣像参展引起轰动,后来罗斯福花六千美元收藏了这幅绣像,并给参展团回赠了一幅由本人签名、配有黄金相框的本人照片给湖南绣庄。
    毛泽东:你这么一说,这斯大林绣像还非得用湖南湘绣不可啰。
    任弼时:再找这个绣娘绣一幅斯大林绣像,湖南湘绣可又沾了主席的光哟!
    毛泽东:这斯大林绣像我可以帮你们送出去,但我不敢保证斯大林同志会给我们回赠一幅黄金相框的照片啰!
    毛泽东:哦!你准备交给谁去办?
    任弼时:可考虑让社会部周乐安同志去湖南,他熟悉长沙情况,同时建立与程潜的直接联系。
    毛泽东:周乐安?这个人我晓得。当年夏明翰同志的夫人就曾在他家开设的绣庄绣过花。
    任弼时惊诧地望着毛泽东:是的,主席认识他?
    毛泽东:我们岂止是认识?1927年,那年我在长沙组织暴动,和夏明翰同志到过他家绣庄,他老子绣的梅兰竹菊,品味甚好。
    任弼时:哦?那就好,这是新中国第一号礼品哩。
    毛泽东感慨:是啊,可为了新中国我们牺牲了多少同志,夏明翰就是之一,他的妻子郑家钧就是位绣女。秋收暴动的第一面工农革命军旗帜就是她绣的。
     
    4.长沙街道 外 夜
    闪回。
    一声枪响……
    字幕:1927年5月21日 长沙
    有人在黑暗中奔跑,急促地喘息……
    又一阵凌乱的脚步,有人在后面追赶……
    街道两边的墙上贴着“打倒蒋介石”“打倒土豪劣绅”的标语已经被撕破,墙上还挂着纸屑……
    地上一片狼藉,空中弥漫着浓烈的硝烟。
    远处火光冲天……
     
    5.都正街 外 夜
    夜色中,周乐安在前警惕地走着,毛泽东、夏明翰在后匆匆地跟着,忽然从侧面的巷子里闪出两个人,迎面站住。毛泽东一愣,随即迎着他们走了过去。
    正当毛泽东和两人擦肩而过时,一人突然拉住毛泽东的一条胳膊,气势汹汹地:站住,你是哪里人?
    毛泽东镇静地:么子事?
    此时,周乐安走过来道:张先生,快走吧,家父还在等着您看货呢。
    毛泽东从容地:对不起,你们问问别人吧。
    两个人狠狠地瞪了毛泽东一眼,便放开手。
    毛泽东、夏明翰乘机跟着周乐安向另一条小巷走去。
     
    6.周家绣庄前厅 外 夜
    一群青年绣女,飞针走线。
    女孩子唱道:
     
    白菜绿,苋菜红,
    瓦屋门前挂盏灯。
    大家都来绣荷包,
    引得鲤鱼跳龙门。
     
    男孩子唱道:
     
    东绣日出西绣雨。
    南绣乌云北绣风,
    绣了半年六个月,
    丝线用了大半斤。
     
    7.周家绣庄后院阁楼 外 夜
    郑家钧在红布上飞针走线,可见斧头镰刀绣样。
    周乐安走了进来:家钧,你看谁来了。
    郑家钧抬头,急忙起身:毛先生、桂根。
    夏明翰:家钧,毛先生来看你绣的红旗呢。
    郑家钧把绣面打开:今晚就可以绣完了!
    毛泽东表情兴奋:这次暴动我们要公开打出工农革命军的旗帜,拉出自己的队伍。
    夏明翰激动地手握着拳头:终有一天,我们的队伍一定会胜利。
    绣庄伙计贺有财在窗户外打望,有意无意地听着。
    闪回结束。
     
    8.西山双清别墅 内 日
    毛泽东:好,派周乐安尽快去湖南……
     
    推出片名:国礼
     
    9.上海郊区指挥所 内 夜
    一支笔在一小本上快速写着,可以看出写的不是文字,而是符号。
    专注的眼睛,闪动着智慧。
    笔在小本上写下最后一个符号,小本合上,可以看清封皮上写有“刺绣七十二针谱”字样。
    小皮箱打开,小本放入,皮箱锁上。
     
    10.上海至长沙火车车厢 内 日
    小皮箱入画,放在了座位旁。
    化装成丝绸商的周乐安穿着风衣、戴着礼帽,坐在靠走道座位上,伙计魏忠拿着一个装行李的大皮箱,准备将行李放上行李架。
    六十多岁的曾纪生和三十多岁的曾广智迎面朝他们走来,曾广智身上背着一个黑色的长筒匣。
    魏忠突然感到自己的腰上被人碰了一下,正欲声张,却被周乐安用眼色示意别乱动。
    从他们身旁走过去穿旗袍的漂亮女人白纤纤,她的手里也提着一个黑色的长筒匣。
    魏忠下意识摸了摸胸口的衣袋。
    火车慢慢开动,所有人落座。
    周乐安和魏忠的座位与曾纪生父子坐对面,而那漂亮的白纤纤隔椅与曾纪生父子背向而坐。
    曾纪生搭讪周乐安道:这位兄弟,是做丝绸的吧?
    周乐安:您老好眼力。
    曾纪生:那咱俩算是同行了,我做湘绣。
    周乐安:原来是前辈,失敬。敢问前辈绣庄在长沙城里还是在铜官?
    曾纪生:这位兄弟对湘绣历史很了解哦。
    周乐安:据说长沙开的第一家绣庄芙蓉坊并不是开在长沙城里,而是开在铜官……
    曾广智插话:芙蓉坊是我爷爷开的……
    曾纪生白了曾广智一眼,曾广智便不再作声。
    曾纪生:我家做这营生,已是四代,名下的绣庄,现在基本上都挪到了长沙……
    周乐安:先生莫是姓……曾?
    曾纪生:曾纪生。
    周乐安:久仰。
     
    11.耕园办公室 内 日
    国民党保密局长沙站设置在一个景色别致、名为耕园的寓所中。
    特派员易平川正在翻看一份份资料,其中可以看到资料中有贺有财的名字。
    收音机里播出女声:……武汉外围,国军防线固若金汤……
    易平川听到这,将收音机关掉,在办公室内来回踱步。
     
    12.耕园走道 外 日
    警察局便衣队长王夫强匆匆走进楼道,与保密局特勤组长宋建勋相撞。
    王夫强扭头看了一眼宋建勋,没有停止脚步匆匆走到门口:报告,便衣队队长王夫强前来报到。
    宋建勋一丝冷笑。
     
    13.耕园办公室 内 日
    办公室内,王夫强毕恭毕敬站立在易平川跟前。
    易平川:都进来吧。
    宋建勋走进办公室。
    易平川:毛局长派我回长沙,是为防范中共策反党国高级官员和将领,今天把两位叫来,就是希望两位通力合作,找出共产党在长沙的地下组织后给其毁灭性打击。对有背叛党国倾向的党国官员、将领,一律格杀勿论。
    宋建勋:属下定全力以赴,报效党国。
    王夫强:按条例,我只对本埠的治安负责。
    易平川:现在是非常时期,条例管屁用。
    王夫强:是,属下全力以赴。
    宋建勋轻蔑地看了一眼王夫强。
     
    14.列车厢 内 日
    列车还在继续运行。周乐安和曾纪生聊得火热。
    周乐安:我在这条道上走了十好几年,前辈的大名我早已如雷贯耳。
    曾纪生:惭愧、惭愧啊!想必是去长沙做生意吧?
    周乐安:是啊,这生意也越来越不好做了。
    曾纪生:兵荒马乱的,做什么都不容易。
    周乐安:糊口而已,不像前辈,是将湘绣的责任挑在肩上。
    曾纪生:总得有人挑,湘绣是绣出来的,没有科班一说,技法全靠民间的“婆媳相授、母女相传”,一旦针法技艺断裂,就有失传的危险。
    此时,两个宪兵走进车厢,开始盘查。
    周乐安目光示意魏忠。
    魏忠看了一眼行李架。
    周乐安继续说:据我所知,湘绣有针谱相传。
    曾纪生:是有,就说《刺绣七十二针谱》虽对三十六种物体、七十二种针法的变幻有着详细的记载和图表解析。但转色不留纹路的无痕针法,会因不同的技师刺绣技艺的不同,最终刺绣的效果也完全不同。
    两个宪兵走近。
    周乐安不动声色:这我明白了,1933年那么多绣庄参加美国芝加哥博览会,只有《乐雁图》荣获世界金奖。
    两个宪兵在周乐安旁边停住,似乎在听周乐安说话。
    周乐安:而《罗斯福绣像》与金奖无缘。
    曾纪生:你也知道《乐雁图》?
    周乐安:不知《乐雁图》的人,就不要在这丝绸行业里混了。
    曾纪生:《罗斯福绣像》确实堪称人物肖像类刺绣的经典,但《乐雁图》它不仅是集诗、画、书、绣、印五门艺术于一体的典型代表作,更是刺绣艺人对画意心灵感悟的神来之绣。即“意藏诗境,线随针落”。
    周乐安:如此精湛的作品只可惜缘悭一面,未能一睹为快。
    两个宪兵从周乐安身边走过。
    曾纪生有些激动地说道:巧了,《乐雁图》……
    他的儿子曾广智朝他使起了眼色,想制止他。
    曾纪生:有何不可?我要满足这位先生与《乐雁图》的一段眼缘……
    曾纪生一边示意曾广智去取画,自己则情不自禁地将《乐雁图》上的诗作背诵出来:
     
    夕阳斜照雁影红,
    双栖双飞乐无穷。
    仙返瑶之何处觅?
    暮色荷塘看流萤。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周乐安已经注意到白纤纤的一些怪异举动。
    周乐安朝魏忠使了个眼色。
    白纤纤已经准备起身。
    曾纪生让儿子从行李架上拿下了那个黑色长筒匣子。然而打开匣子,曾氏父子的脸色都吓白了。
    匣子里空空如也,什么东西也没有。
    曾纪生:怎么……
    两个宪兵停住回头。
    白纤纤离座,正欲匆匆走开。
    魏忠起身挡住了她的去路。
    魏忠:小姐,你恐怕拿错了东西吧?这个,应该是这位老先生的东西。
    魏忠从白纤纤的手里取下另一个与曾纪生手上几乎一模一样的黑色长筒匣子。
    白纤纤“嗖”地从包里摸出一样家伙什来,却被坐在旁边的周乐安手臂一抬,将白纤纤的暗器撞飞出手。
    白纤纤伸手接住空中的暗器,魏忠的手同时伸出握住了白纤纤的手。
    两只手在空中同时握住暗器,魏忠将暗器送回到白纤纤包里,那身手,已经逼得白纤纤不敢妄动,知道遇到强手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在暗中进行的较量,明面上大家还都是客客气气。
    魏忠将黑色长筒匣子递给曾纪生,也就在这瞬间,白纤纤从两人之间穿过。
    曾纪生从里面取出了一块绣面来,展开,就是那幅命名为《乐雁图》的湘绣珍品。
    两个宪兵对视一眼,有些莫名其妙。
    周乐安纵是见多识广也为之眼前一亮赞叹道:线分十六丝的高超绣艺,转色不留痕的针法,实在是无可比拟的艺术珍品。
    周乐安再转眼望向那位要动暗器的白纤纤,不禁笑了笑。
    周乐安:白纤纤小姐,我想你一定是不小心,才拿错了曾老前辈的物什。
    白纤纤不禁一怔:你认识我?
    周乐安:你这一拿错不要紧,怕是把曾老前辈的魂都吓飞了,别人看来这只是一块布,可在他们家,那是传世的宝贝。
    白纤纤:真对不起了,老先生,确实是弄错了。
    周乐安:大家能乘坐一辆火车,也算缘分,交个朋友吧。
    曾广智: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至于这位小姐,我可高攀不起!
     
    15.上海城隍庙龙福绣庄 内 日
    闪回。
    楼上走道,老板倪叔将黑色长筒匣子交给曾广智道:路上一定小心。
    曾广智:倪叔放心。
    一间气派的绣庄店铺,门楣上悬挂着 “龙福绣庄” 招牌。
    店铺柜台内,湘绣被面、靠垫,时尚的旗袍、手袋,格外引人注目,镜头扫过一幅又一幅湘绣,在一幅《报春图》上停住。
    穿着白色旗袍的白纤纤站在柜台前,挑选了一个湘绣小手袋和一只湘绣大肩包。
    曾广智背着黑色长筒匣子从内厅出来。
    白纤纤回头看了一眼。
    曾广智向周围扫了一眼,与白纤纤目光相遇。
    白纤纤触到曾广智的目光迅速地侧转了脸。
    门口, 三三两两的时尚女郎进进出出,曾广智走出绣庄店门,上了一辆黄包车。
    白纤纤在门口停住。
     
    16.列车厢 内 日
    周乐安:她也是生意人,懂得规矩的,这次是不小心,想当年这位小姐在上海生意兴隆,那可是各路英雄都想巴结的人物,只不过她不做丝绸。
    曾纪生:那做什么?
    周乐安意味深长地望了望白纤纤。
    这时,车窗外闪过一个小车站,站牌写着:易家弯。
    周乐安站了起来。
    白纤纤叫住周乐安:等等,先生,还没请教你的大名呢。
    周乐安:就叫我老周吧,也许,咱们后会有期。
    周乐安朝曾纪生抱拳道:曾老先生,咱们后会有期。
    曾纪生回礼:后会有期。
    白纤纤慢慢移开手指,手掌里握着一张斯大林照片。
     
    17.天然阁绣庄 内 日
    绣庄前台,田如玉和二十来岁的女子焦菊香站在绣庄柜台里外说话。
    田如玉:这几天,有朋友会从上海过来。
    焦菊香:明白,怎么识别呢?
    田如玉:如果有人说“自带花型,不便于刺绣”,你就来喊我,我来接洽。
    二掌柜贺有财从门外走进来,停在门口。
    田如玉看到贺有财说道:贺叔,回来了。
    贺有财点头:回来了,家钧说现在你事多,要你少去看她。说完走进里屋。
    田如玉看着贺有财的背影,说道:夏叔牺牲的时候,我还是个小娃娃呢,转眼就二十年了!
    焦菊香:我还记得那年贺叔带着你躲避日本鬼子来到铜官,找到我家老爷时,我才十来岁。
    田如玉:当年的周家绣庄就剩家钧姨、贺叔和我了。
     
    18.平安客栈 外 夜
    周乐安和魏忠走进了一间客房。
    魏忠打开行李箱,取出电台部件,开始组装。
    周乐安在窗边警觉看着窗外。
    街上人来人往。
    魏忠发现口袋里照片不见了:主任,照片丢了。
    周乐安回头:什么?还记得在哪丢的吗?
    魏忠想了想:火车上。
    周乐安:白纤纤。
    魏忠:肯定是她。你认识她吗?
    周乐安:不认识,但是知道,你没注意到她掏暗器时的那个动作?那叫观音手印,我在上海待过,知道那是黑道上捞偏门的女贼惯用的动作。
    魏忠:我去找回来。
    周乐安若有所思:现在不知道她的目的……发报。
    魏忠启动电台。
    周乐安口述电报: “自带花型”进入长沙。
    魏忠开始发电报。
     
    19.长沙小巷 外 夜
    贺有财低着头朝前走,前面黑暗中走出一人影。
    易平川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贺有财被惊吓,退后几步,说道:大晚上的,你干吗?
    易平川:贺有财,二十年不见,把我给忘了?
    贺有财仔细看了看易平川,惊恐地说道:你……你不是去了南京吗?
    易平川:刚回来,想念老朋友了,特意来看看。
     
    20.茶馆 内 夜
    易平川和贺有财相对而坐。
    易平川:老朋友了,别这么拘谨,喝茶,喝茶!
    贺有财: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你不要再来找我!
    易平川:你是党国的功臣,怎么能不找你呢?
    贺有财不说话。
    易平川继续对贺有财说道:希望你继续和党国合作,当然,不合作也行,要是共产党占领了湖南,知道了夏明翰的事,你的命只怕也保不住了!
     
    21.湘江边 内 夜
    闪回。
    字幕:1928年初
    江边,小船,夕阳。
    年轻的郑家钧送走夏明翰:桂根,国民党到处抓人,你要小心,到了武汉就来信。
    夏明翰悲愤地说道:越杀胆越大,杀绝也不怕。不斩蒋贼头,何以谢天下!
    年轻的贺有财远远地站在江边。
    夏明翰接过郑家钧的包裹,拉着郑家钧的手:家钧,不要担心,我很快就回来的。
    闪回结束。
     
    22.茶馆 内 夜
    易平川笑笑说道:……共产党可不会管那么多,只要你被他们抓住,肯定死路一条。
    贺有财垂着头,问道:你……你要我做什么?
     
    23.耕园楼道 内 日
    王夫强走过楼道,在易平川办公室门口停住了,室内有易平川的声音。
    办公室内,易平川对宋建勋说道:先拿下天然阁绣庄,再钓鱼。
    宋建勋:特派员放心,长沙几家绣庄没有我不熟悉的。
    易平川停住话,对门口喊:进来吧。
    王夫强走进门:特派员有什么吩咐。
    易平川:王队长,带领你的手下暗中包围天然阁绣庄,协助特勤组……
    王夫强显得有些不乐意:是。
     
    24.渔人码头 外 日
    有宪兵在盘查。
    周乐安和魏忠走过,警觉地望向四周。
     
    25.杜甫茶楼 内 日
    茶楼二楼,白纤纤和王夫强坐在临街位置喝茶。可以看见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流。
    白纤纤:师兄急急忙忙找我,有事?
    王夫强叹了一口气,说道:新来的那个易特派员,怀疑对面天然阁绣庄很有可能就是共党的联络站。
    白纤纤:要我怎么帮你呢?
    王夫强:这姓易的不相信我们,我想请师妹帮我去打探打探!
    白纤纤没有立即答应王夫强,她的目光转向窗外。
    远处,魏忠和周乐安从远处走来。
    白纤纤:在火车上就是他们两人插一杠子!
    王夫强:他们是什么人?
    白纤纤掏出一张照片扔给王夫强:这是他们身上的。
    王夫强拿着照片,又看了一眼楼下的周乐安和魏忠,朝远处的便衣甲挥挥手。
    便衣甲来到王夫强跟前,王夫强指着楼下的周乐安和魏忠说道:就这两人,看清楚了,他们为难过白小姐,你们下去收拾收拾他们,让长点记性。
    白纤纤阻止道: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王夫强看着照片若有所思。
     
    26.天然阁绣庄 外 日
    周乐安和魏忠来到天然阁绣庄的对面。
    周乐安发现周围车夫的手腕露出了手表,还发现云吞摊伙计脚上的皮鞋。
    周乐安小声对魏忠说道:有情况。
    天然阁绣庄前面,身穿长袍的宋建勋走进绣庄。
    周乐安和魏忠闪进了街边的一家小店。
     
    27.天然阁绣庄 内 日
    “丝绸商”宋建勋走了进来。
    柜台里坐的正好是田如玉。田如玉见状客气地迎上前来。
    田如玉的美貌让宋建勋眼前一亮。
    宋建勋不知怎么着就笑了一下。
    田如玉跟着一笑。
    宋建勋:请问老板,你们有桑波缎吗?
    这话来得陡,弄得田如玉有点措手不及,不由得一愣。所以回话起来就有点口吃。
    田如玉:这……世道,哪里还……还能见到桑波缎?本店只有罗马绸。
    宋建勋充满了喜悦:罗马绸高支高密,自带花型,不便于刺绣。
    田如玉机警地看了一眼宋建勋:能不能刺绣是在绣师而不在面料,一个好的绣师是不挑面料的。
    然而,下面的话田如玉却没有说完。
    宋建勋:你还没有说完。
    田如玉:说完了。
    宋建勋:还有一句,但是她挑美感。
    田如玉:但是她挑美感?
    宋建勋:你说得真好。好的绣师从不拒绝美感。而桑波缎高贵典雅出品味,细腻滑爽有质感,古香古色还显时尚。
    田如玉冷笑了:你说得天花乱坠也不成,我们没有桑波缎。
    宋建勋:够了。同志!
    田如玉莫名奇妙:谁是同志?
    宋建勋:我叫你呢。
    田如玉:我不叫同志,我姓田。
    宋建勋:这么说,你识破我了。
    田如玉眼一瞪:少跟我耍嘴皮子。
    宋建勋将手指头伸进嘴里,吹了一个响亮的呼哨。
    顿时,门外涌进来七八个保密局人员……
    宋建勋:带走!
    田如玉大声呵斥:光天化日,你们凭什么乱抓人。
    王夫强也带领手下冲进绣庄:等等,宋组长,这是我的管辖区,人只能我带走。
    宋建勋:王队长,你的任务是外围。特派员有令,带走。
    田如玉:你们胡乱抓人,还有没有王法!
    焦菊香听到动静,正要走进前厅查看,被田如玉用眼神阻止。
    田如玉故意对着焦菊香喊道:这可是曾老爷的绣庄,到时有你们好看的!
     
    28.天然阁绣庄对面 外 日
    一群人推搡着田如玉走了出来,旋即,一辆警车开来将田如玉拉走了。
    王夫强看着开走的警车,一丝冷笑,挥手带手下离去。
    贺有财追了出来,看着警车远去,满脸悔恨,站了一会儿,他满脸沮丧地返回绣庄内。
    周乐安警觉的眼神。
     
    29. 郑家钧家 内 日
    院内,郑家钧在洗衣,听到敲门声,过去开门。
    门口,周乐安微笑着:大姐。
    郑家钧愣了,片刻道:乐安,是你回来了。快进来。
    周乐安进屋,可见远处街口魏忠在守望。
    郑家钧激动地:我想你们应该要回来了,要回来了。
    周乐安:大姐,那年你到上海带来家父的东西我都收到了,谢谢。
    郑家钧:你父亲被日本人抓走时交代我一定要把《刺绣七十二针谱》交给你,你收到了我就放心了。这次回来不会走了吧?
    周乐安:这次回来是完成毛主席派发的两个任务,这里很快就要解放了。
    郑家钧:就等这一天,桂根知道一定高兴的。
    周乐安:大姐,你知道长沙城当年绣《罗斯福绣像》的绣女在哪个绣庄。
    郑家钧:那是天成庵云空大师,现在已经过世了,她有个关门弟子掌握了她的这门绝技,就是当年你爹收养的干女儿田如玉,现在是天然阁绣庄掌柜。
    周乐安:哦。
     
    30.曾宅大院 内 日
    几案后面的墙上挂着那幅《乐雁图》,曾纪生在品茶,一身国民党上校军装的曾广涛和曾广智在一旁。
    焦菊香对曾广涛道:三少爷,人家都欺负到曾家头上了,你也不管管。
    曾广涛冷冷地:你就不要管这些事!
    焦菊香气愤地:为什么不管,那个宋建勋不问青红皂白抓走了掌柜,你们曾家不管,谁管?
    曾纪生说话了:广涛,你陪菊香走一趟吧。
    此时,郑家钧带着周乐安走了进来。
    郑家钧:曾先生,你看谁来了。
    周乐安朝曾纪生行礼,说道:曾前辈,咱们又见面了,真没想到我表妹如玉是在您老的绣庄做事。
    曾纪生:周先生,真是巧了,我们刚才还聊到你的呢!如玉的事,别太着急。
    周乐安:这世道,真是无法无天了!
    曾纪生对曾广涛:广涛,这就是我刚才说的周先生,上次多亏他帮忙。
    曾广涛:谢谢。
    周乐安笑道:都是自家人。
    曾纪生:广涛,你去看看,抓人也得给个理由啊!
    曾广涛:周先生稍等。
    曾广涛匆匆走出大门,焦菊香跟在后面一起走。
    曾纪生对周乐安说道:这事就让广涛去处理吧,他正好回长沙到省府办事。周先生现在住在何处?
    周乐安:住长沙客栈。
    曾纪生:这世道,外面也不安全,你我有缘,周先生不妨搬到寒舍来住?营救如玉的事,也方便商量。
    周乐安想了想,看了一眼郑家钧,郑家钧点头。
    周乐安对曾纪生说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曾纪生高兴地点头,同时对曾广智说道:广智,给周先生准备客房,再准备些饭菜,我请周先生小酌一杯。
     
    31.耕园审讯室 内 日
    田如玉被绑在椅子上。
    宋建勋:要想不受皮肉之苦,你还是老实交代吧,你这么细皮嫩肉的,受不起折腾啊!
    田如玉:我就是一个正当的生意人,我们天然阁绣庄,做的也是正当的生意,我不明白要我交代什么?
    宋建勋拿起一根皮带,说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宋建勋举起皮带,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
     
    32.耕园 外 日
    曾广涛带着五六个全副武装的国民党军人冲进耕园,门卫正要阻拦,被曾广涛抽了一个耳光。
    门卫想掏枪,被曾广涛的手下缴械。
    宋建勋急急忙忙走出来,赔笑着对曾广涛说道:原来是曾团长啊,什么事让你大动肝火啊!
    曾广涛:你的人不问青红皂白抓了我家掌柜,宋组长,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别人怕你,我曾广涛可不怕你!
    宋建勋:误会啊,误会,我就是请田掌柜来问问情况,没事了,放人。
    两个便衣带着田如玉走了出来。
    焦菊香看到田如玉,心疼地喊:田姐!
    田如玉看到曾广涛,略有些意外。
    曾广涛遇着田如玉目光,迅速移开。
    宋建勋向曾广涛抱拳说道:曾团长,奉命行事,多有得罪。
    此时,易平川带着几个手下走进院子,在他的指挥下,手下围住了田如玉。
    易平川看了一眼曾广涛和他手下持枪的士兵,说道:曾团长,这是演的哪一出啊?
    曾广涛:你们保密局抓人,总得有个理由吧?
    易平川:你这是强行抢人啊!
    曾广涛:今天我就抢了,怎么啦?
    曾广涛的手下举枪对准了易平川的手下,易平川的手下也掏枪对准了曾广涛等人。
    易平川对宋建勋说道:去,给胡长官打电话……
     
    33.耕园值班室 内 日
    宋建勋握住话筒,朝屋外喊:曾团长,胡长官让你接电话。
    曾广涛走进屋内,接电话。易平川也跟了进来。
    曾广涛连续说了几声是,挂掉电话,满脸不悦朝外走。
    易平川:曾团长,不送!
    曾广涛:姓易的你记好喽,胡长官也说了,让你们查清楚后马上放人。
    易平川:曾团长放心,如果保密局抓错了人,我亲自登门赔不是!
    曾广涛离开。
    易平川训斥宋建勋:给老子好好盯住天然阁绣庄。
     
    34.曾宅大院厢房 内 夜
    曾纪生一拍桌子,狠狠地说道:一群败类,看来党国的气数已尽啊!
    曾广涛内疚地对周乐安说道:周先生,广涛无能,没能救出如玉。
    周乐安:这事也不能全怪你,这个易平川是什么样的人?
    郑家钧:易平川?桂根牺牲那年,他来过我家抓人,是个心狠手辣又一心想往上爬的家伙,在长沙做尽了坏事……
    周乐安想了想,说道:我倒是有个法子……
    曾广涛道:你有法子……请讲!
    周乐安:我有一个朋友在省府做处长,我们可以这样……
     
    35.耕园审讯室 内 日
    焦菊香朝审讯室的田如玉使了一个眼色,将手中的包裹递进铁栅栏。
    宋建勋走进来,对手下特务甲说道:把包裹拿过来,检查。
    特务甲抢过包裹,递给宋建勋。
    宋建勋查看包裹,除了几套衣服外,他翻出了一些针线和一张蒋介石照片。
    宋建勋指了指焦菊香,对特务甲说道:把她带到我的办公室。
     
    36.耕园宋建勋办公室 内 日
    宋建勋拿着针线和照片问焦菊香:这是什么意思?
    焦菊香看了看特务甲,欲言又止。
    宋建勋示意特务甲出去。
    特务甲走后,焦菊香掏出一摞银圆,放到宋建勋办公桌上,说道:宋组长帮个忙吧,我们实在是没办法了,让我把东西交给田掌柜,日后还有重谢!
    宋建勋拿着照片和针线,笑着说道:怎么?让你们掌柜玩针扎纸人,诅咒委员长啊!
    焦菊香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知道也瞒不过宋组长的火眼金睛,直说了吧,早几天店里来了一位上海的客人,说是当今太子爷的朋友……
    宋建勋:太子爷,是指蒋经国先生?
    焦菊香:可能是吧,他说委员长见过什么罗斯福的湘绣绣像,看后十分喜欢,太子爷也想给委员长绣一幅,那位客人指名道姓要我家掌柜绣,说是一个月内要取货……
    宋建勋:那曾家三少爷来抢人就是因为这个……
    焦菊香:三少爷来抢人还因为田掌柜是他……
    焦菊香停住,看了眼宋建勋。
    宋建勋:你说那客人是蒋经国先生的朋友?姓什么?
    焦菊香:是啊,曾老爷叫他周先生,曾老爷说如果按时完成了绣像,搭上了这层关系,三少爷要升个官,应该也是很容易的事。
    宋建勋想了想,说道:你先回去。
     
    37.易平川办公室 内 日
    易平川:这里面会不会有蹊跷?
    宋建勋:属下认为可以放长线钓大鱼,还可以给曾团长一个面子,一箭双雕啊!
    易平川:是鱼就会冒泡。让曾家安排我跟周先生见一面……
     
    38.省府接待处 内 日
    身穿西装的周乐安和几个国民党高官在打麻将。周乐安的桌子前堆满了银圆和金条。
    易平川走了进来。
    魏忠在周乐安耳边悄声说了句话。
    周乐安抬头看了一眼易平川,指着身边的椅子对易平川说道:来,来,坐!
    易平川毕恭毕敬坐下。
    周乐安一边码牌,一边说道:你旁边是吴厅长,现在江西任职,对面的是江长官,白长官的嫡系,程主席手下的刘处长就不用介绍了吧?
    易平川:是,刘处长见过几次,程潜长官手下的红人,吴厅长和江长官虽然是第一次见,但仰慕已久。
    魏忠拿过来一份电报,对周乐安说道:太子爷电报。
    周乐安:放旁边。
    周乐安的一张牌掉到了易平川的身后。
    易平川急忙起身捡牌,他顺便看了一眼电报。
    电报上写着:乐安吾弟,绣像办妥速归,建峰!
    周乐安用眼余光看一眼易平川:和牌。
    刘处长:周先生好手气啊。
    几人将桌面上剩下的银圆推到周乐安跟前。
    刘处长站起来,说道:周先生,程主席下午还有任务,不陪了!
    吴厅长和江长官也站起身来。
    三人告辞离开,周乐安坐在位子上挥挥手,算是送行。
    易平川讨好般对周乐安说道:周先生,我也告辞了,我把田掌柜送回去。
    周乐安:好啊,易处长有前途,就拜托了!
    易平川点头哈腰道:谢谢周先生抬爱,能为太子爷做点小事,是鄙人的荣幸!
    易平川毕恭毕敬离开。
     
    39.天然阁绣庄 内 日
    魏忠陪同周乐安走进绣庄,焦菊香迎了上来,说道:掌柜的在后院,请跟我来。
    焦菊香对正打扫卫生的贺有财说道:老贺,帮忙照看一下店面。
    贺有财答应:好呢!
     
    40.天然阁绣庄房间 内 日
    田如玉见到周乐安,一愣。
    田如玉:老周同志,终于把你们盼来了!
    周乐安伸手与她相握:如玉,你受苦了。
    田如玉:老周同志设法救我的事,菊香都跟我说了,谢谢了!
    这时,焦菊香倒了茶来,大家坐下说话。
    田如玉仔细地盯着周乐安看了看,说道:老周同志,我总觉得我们在哪里见过?
    周乐安微笑:二十年前,家父也是开绣庄的。
    田如玉:请问令尊尊姓大名?
    周乐安:周怀刚!
    田如玉:那,你是……春哥?
    周乐安:小玉。
    田如玉笑了:春哥,我总感觉似曾相识啊。
    周乐安:小玉,父亲在信里提过你,说收了一个义女,原来就是你啊!
    田如玉的眼泪流了下来。
    焦菊香:当年湘绣,本就是曾、周两家门槛最高,你父亲在湘绣界是有口皆碑的人物,可惜他的晚景十分凄凉,因为日本人来了,找他要绣一幅日本天皇的绣像,交出《刺绣七十二针谱》,你父亲甚有气节,坚持不肯,就被日本人杀害,贺叔带着她逃出去,辗转流落到了铜官,后被我们家老爷遇见,将她们留在绣庄。
    周乐安动容地:我父亲的事后来我听说了,谢谢你们。
    田如玉:每想到这些,我都伤心不已,总觉得要报答老人的恩德。后来,家钧姨带着我加入了组织。
    周乐安:如玉……同志。我们这次来有一项重要任务,是受中央首长的委派,来请你完成一幅湘绣作品……
    田如玉:好啊,我尽快向省工委汇报。
    周乐安:天然阁绣庄已被易平川盯住了,以后改在曾宅见面。
     
    41.耕园易平川办公室 内 夜
    易平川手里拿着斯大林的照片问站立一旁的王夫强:你知道他是谁吗?
    王夫强摇头:外国老头?
    易平川对门口的卫兵说道:叫宋组长过来。
    宋建勋急急忙忙走了进来,易平川示意他关上门。
    易平川拿着照片对宋建勋说道:这个是王队长的手下得到的。
    王夫强得意地看一眼宋建勋。
    易平川问王夫强:还能找到拿照片的人吗?
    王夫强:手下只抢得了个包,人跑了。
    易平川:知道这老头是谁吗,斯大林,世界共党的头子!
    宋建勋和王夫强同时:啊?!
    易平川将照片锁进保险柜:这说明共产党就在长沙,你们一定要多长只眼睛……
    宋建勋和王夫强:是!
     
    42.曾家后屋 内 夜
    曾纪生与周乐安在品茶。
    曾纪生:原来你这个丝绸商是冒牌的,你是周怀刚的儿子啊,我的老冤家,想当年曾周两家为争针谱,可是斗得头破血流啊!
    周乐安:听如玉说,家父的安葬丧后,全是您老一手操办,真感谢了!
    曾纪生:都是为了湘绣,你父亲是因湘绣而死,死得有气节,我得为湘绣而活,要活出精彩来。
    周乐安:说得对。湘绣一定要发扬光大。
    曾纪生看一眼周乐安:不知你是否听到过《刺绣七十二针谱》的下落?
    周乐安迟疑一下,说道:《刺绣七十二针谱》的下落,晚辈听说过!
    曾纪生若有所思点头。
    此时,魏忠进屋走近周乐安小声地:客人已到。
    周乐安点点头起身:晚辈先回房间。
     
    43.曾家客房 内 夜
    客房外,魏忠在院坪走廊里担负警戒。
    客房里,周乐安握住龚敏生的手:龚和尚,又见面了!
    龚敏生一拳打在周乐安肩膀上:老伙计,你可回来了。
    周乐安招呼龚敏生和田如玉在小桌旁坐下。
    周乐安:现在形势发展得很快,解放军百万大军已渡过长江,但是蒋介石还在玩弄假和平。中共中央希望促成湖南和平解放,我这次回湖南就是要建立湖南省工委与中央的直接联系。同时要为毛泽东主席年底出访苏联制作一份国礼,一定要保证完成好任务。
    龚敏生兴奋地:我们工委已通过程潜的族弟程星龄在做程潜工作,现在又能与中央直接建立联系,工作就更好做了。刺绣斯大林绣像的任务交给田如玉吧。
    周乐安问田如玉:这任务时间紧、要求高,有什么困难吗?
    田如玉:我十分荣幸,能够为党尽一份力,要绣的东西带来了吗?
    周乐安说道:带来的照片被白纤纤偷走了。
    龚敏生:哦,你们认识?
    周乐安点头:有点过节,现在还不知道她是窃财还是有其他目的。
    龚敏生:此女子抗战时期曾参加过战地救护队,后来销声匿迹了。
    周乐安若有所思:在火车上她就对曾家《乐雁图》下手,如果是这样,她一定还会光顾曾家!
     
    ......
    (未完)如需要阅读全文请购买《万博体育网站》杂志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内容:
最新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