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首页 > 2018杂志期刊 > manbetx官方 > 第10期 > 庄周杀妻
  • 庄周杀妻(何百灵)
  • 1.镇远县城 晨 外
    缓缓流动的舞阳河水,舞阳河里倒影中出现镇远县徽派小城,鸡鸣声,山间晨雾弥漫中的小城,房舍炊烟缓缓升起。
     
    2.庄周家 晨 外
    单调持续的蝉声响起,茂密的树木和良田后是庄周家新建的木头房。
    紧挨南面的古老木屋的窗子被打开,邻居王材源的老婆罗晓燕面带倦容站在二楼,扶着窗子看着庄周家的新房。
    罗晓燕:王材源,太阳都照到屁股了你还不给老子起床!
    楼下一只野狗向庄周家拴在门口的母狗走去。
    王材源:搞哪样嘛,大清早的,瞌睡得很。
    罗晓燕:滚出去!你什么时候养得起老娘我,再有脸睡。
    公狗走近母狗,趴在母狗背上开始交配。
    自行车前轮随着木门开启的声音被抬出来。穿着一身军装的庄周抬着自行车跨出门来。自行车车把挂着一只公鸡、两瓶白酒和一条烟。
    庄天元:忘带那个盒盒啦!
    庄周嬉笑着用脚踢着野狗:哦!晓得,(对狗)大清早搞哪样串串!狗崽子!
    庄周把车停在外头迅速进了门里,提着一盒特产出来,挂在快挂满礼品的车把上。
    郭兴发和郭兴家两人挑着扁担从坡上下来。
    郭兴发:哎,庄周回来啦?
    庄周点头:诶,赶集去?
    郭兴家:去趟城里。你去哪里?
    庄周:去宗长家一趟。
    郭兴发:哎,别说庄周穿着军装精神得很!
    庄周憨笑。
    郭兴家:哦,下个月成亲咯?请宗长来主持吗?
    庄周:是,到时候你们要来吃酒哈!
    郭兴发、郭兴家:唉,要得!
    庄周跨上自行车骑走:先走咯——
     
    3.镇远宗长家 日 外/内
    密集的蝉声,强烈的日光照进主屋的天窗口,徐徐烟雾向上飘,老态龙钟的宗长坐在光芒中,其他人分左右两排坐在暗处。
    宗长左手撑着一根枯木杖,坐在一把老朽的黄花梨椅上嘬着烟斗,胡子被照得银白发亮。
    宗长用烟斗示意,和宗长五官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长子朱孝子佝偻着身子走来,毕恭毕敬地俯首听着老人家说话。
    屋内身后依次排放着和他五官长得极为相像的各位已逝宗长的旧照片,坐在宗长旁边同样年迈的堂弟低着头打瞌睡,坐在长凳上的几个中年人开始窃窃私语。
    一只被绑着爪的公鸡躺在一双军布鞋旁,布鞋旁另一侧是两瓶酒,庄周挺直腰板坐着,漫无目的地四下张望。
    朱孝子:朱天晓的儿子偷杀了王友财家的猪还分给左邻右舍和王友财吃,我们也去打听核实了,对于这件事情宗长的意思是朱天晓理应赔两头猪、四只鹅还有吵架打翻的辣子和鸡蛋,再给王友财家做两个月的农活。
    朱天晓示意朱孝子过来,朱孝子走近朱天晓。
    朱天晓从裤腰里拿出一个手帕看了看周边的人。
    大家漫不经心地投来目光。
    朱天晓露出钱的一角并塞给朱孝子。
    朱孝子:要得,我尽量跟王家给你说点好话不至于丢面嘛。
    朱天晓松口气,朱孝子瞟了他一眼。
    朱孝子:不过该赔的还得赔。
    朱天晓:要得,要得。
    庄周身旁的公鸡挥着翅膀扑腾出半米远,庄周急忙起身抓着鸡爪子坐回来。
     
    4.镇远宗长家 日 外
    外面几个小孩坐在自行车上蹬着车子玩耍,一妇女急匆匆迈进宗长家的院子。
    妇女跑进宗长家院坝里,左右张望。
    朱家媳妇端着饭从西屋出来。
    妇女拽住朱家媳妇,贴着耳边说了几句,媳妇捂嘴不可思议地看看妇女,媳妇跑向楼口告诉另一中年妇女。
     
    5.宗长家主屋楼上 日 内
    宗长:穿军装的娃儿是哪个家嘞?
    庄周:爷爷,我是庄天元家老二庄周。
    宗长:哦,庄周哦,啥子事情?
    庄周:我和张怜香小时候就是您老给定的娃娃亲……
    宗长不动声色地听着。
    庄周:我刚回家,下个月我就准备把她娶进门做婆娘,请宗长到我家做主持。
    朱孝子捧着一本《大事记》走到光中。
    宗长闭目没有动静,屋子里瞬间陷入一片静默。
    人们紧张地相互看看,朱孝子举着右手两个指头缓慢向宗长的鼻子靠近。
    宗长打了个哈欠,看看朱孝子和他的两个手指头,翻了个白眼。
    宗长:我看下。
    朱孝子立刻放下手翻开本子,灰尘在光线里飞。
    人们松了口气。
     
    6.宗长家主楼楼梯间 日 内
    脚踩着木板发出重音,中年妇女上楼的胖脚特写。
    中年妇女一次连跨两级台阶往上爬,楼上门口坐着的中年男人站起身,妇女贴着中年男人的耳朵一阵私语。
    中年男人机警的眼神。
     
    7.宗长家主屋楼上 日 内
    庄周:这是给你老人家嘞。
    宗长示意朱孝子,正当朱孝子的手从庄周的手里接过鸡时,中年男人慌忙地跑上了楼。
    中年男人:宗长……
    大家扭头看向中年男人,和宗长一样老态龙钟的堂弟抹抹口水睁开眼睛和大家一起看向他,中年男人凑近朱孝子的耳朵,嘴高频率地动着。
    宗长看着两人窃窃私语,耳朵听着,宗长眉头开始紧皱。
     
    8.镇远县周边 日 外
    日头西下,车把上挂着公鸡和酒的庄周在远山间蹬着自行车。
    庄周满头大汗蹬着自行车穿过良田。
    庄稼地里的人起身看看。
    农民甲:那不是庄周吗?
    农民乙:哦,是!罗锦凤!你女婿咋那么急?
    在田间耕作的罗锦凤擦汗抬头:啊?
     
    9.巷子里 日 外
    庄周在巷子里骑着车。
    一个赶牛童走过。
    庄周和牛都停在了原地。
    公鸡不耐烦地抖动翅膀叫着,水牛也发出不耐烦的声音。
    庄周扛起自行车,牛和庄周挤过了巷子。
     
    10.张怜香家 日 外
    庄周在张怜香家楼下来回走,庄周脚旁捆着的公鸡,咕咕叫着。
    庄周干脆一屁股坐在张怜香家远处门口的树旁无奈地拍大腿,他又绕着树走了一圈,然后站起来跑向自行车,拿下两瓶酒,打开一瓶白酒,开始往嘴里猛灌,表情委屈又愤怒。
     
    11.张怜香家 日 内
    张怜香家的门一脚被踢开,家中厅堂空无一人,张怜香爷爷奶奶遗像前的供果滚下来。
    庄周赤红着脸,他扭头大跨步跑上二楼。
    二楼的张怜香背对着庄周坐着,滴水的湿发浸湿了衬衫让胸衣隐约可见。
    庄周:张怜香!
    面窗而坐的张怜香手捧《通俗歌曲365首》,桌上的复读机在规律地转动着,张怜香耳朵里塞着耳机。
    庄周怒吼:你是不是跟你们学校那个姓夏的搞了?
    张怜香的背影许久没有反应,一会儿用右手妩媚地挽过湿发。
    张怜香: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
    庄周崩溃地抱着头又指着张怜香后背:我的天啊!
    庄周站起来从背后拔掉张怜香的耳机,张怜香惊恐万分地转头看着他。
    张怜香:你……你搞哪样哦?喝了好多酒哦?
    庄周脸通红地看着张怜香清澈的双眼。
    庄周:你跟老子老实讲!你是不是背着我跟别人搞破鞋?
    张怜香:咋个?你也听那些个长舌妇乱讲?
    庄周:有没有?
    张怜香:你……
    庄周:有没有?!
    张怜香恶狠狠地看着庄周,水滴顺着她的脸颊流向脖子,又流向张怜香坚挺的双乳和深陷的乳沟。
    张怜香挥手向庄周打来,庄周抓住。
    庄周扛着张怜香上了床,两人在床上边扭打边翻滚。
    窗外楼下,罗锦凤扛着锄头转头看向停在远处树下庄周的自行车。
    罗锦凤又抬头漫不经心地向楼上看,二楼传来张怜香的叫声。
    罗锦凤坐在门槛上从背篓里拿出一个银烟斗,又从兜里拿出一小撮土烟草,塞进烟斗里,点燃,吸了起来。
    一阵风,吹得张怜香家树上的叶子簌簌发响。
    罗锦凤抖抖烟斗里的余灰,转身,掸掸身上的土,推门而入。
    罗锦凤:庄周留在家里头吃饭噻。
    楼上正在交欢的两人猛地停下。
    张怜香猛地坐起身,把衣服穿上,庄周忙下床差点摔一跟头。
    张怜香仰面在床上捂嘴笑,庄周急促下楼的脚步声。
    罗锦凤也换了身衣服坐在厅堂遗像前的椅子上,把掉下来的供果放回盘里。
    庄周一只穿着袜子的脚和一只没穿袜子的脚交替下楼。
    罗锦凤抬头看红着脸衣冠不整的庄周。
    罗锦凤:急哪样嘛,在家里吃晚饭噻,等你叔回来。
    庄周:不吃了,不吃了,晚上还跟我哥去趟城里头。
    罗锦凤:那你坐嘛。
    庄周:我……
    罗锦凤:坐!
    庄周一屁股坐在长凳上。长凳一头翘起来老高,他吓得猛地起来又慌忙挪着坐到中间。
    罗锦凤:莫吓到起了嘛,晚饭不到家里吃了呵?
    庄周点头。
    张怜香从二楼下来。
    罗锦凤:香就跟你回去吃吧!
    庄周:啊?
    罗锦凤:香,你看你不晓得把他扣子扣好再下楼啊。
    说完罗锦凤拍着腿笑。
    庄周低头看自己扣错的扣子忙解开重扣,外面传来公鸡的叫声。
    庄周、罗锦凤和张怜香三人停下往外看。
    庄周:哦!你看,我咋忘了给你带的东西,我出去拿哈。
    罗锦凤赔笑。
     
    12.张怜香家 日 外
    庄周出了家门,转头看向树下的自行车,庄周奔向自行车跨上就蹬。
    蹬到张怜香家门口,他慌忙停下把鸡、特产一并放下。
    庄周大声地:东西放到门口了,明天我再来!
    庄周蹬着自行车头也不回地狂骑。
    张怜香开门低头看见门口的公鸡和特产。
     
    13.道路 日 外
    太阳西下,庄周蹬着自行车过桥,桥下缓缓流动的舞阳河水。
    字幕:1月24日
    浮冰漂浮的河面,围观群众无数。
    一辆救生船在河面上,两名警察在打捞浮尸。
    组织打捞的大队长李宝瓶五十岁上下,眼里布满血丝,秃顶,啤酒肚,站在河边指挥。
    李宝瓶:拉出警戒线来,莫让那些农民耽误打捞。
     
    14.警察局 日 外/内
    几辆警车开出院子。
    罗锦凤带着张怜香的妹妹张怜玉走进院里。
    警察们匆忙上车,
    罗锦凤和张怜玉探头探脑地看屋子里。
    警察:找哪个?
    罗锦凤:我们找张警官。
    警察:出去了。哪样事?
    罗锦凤走进屋里,张怜玉紧跟着。
    罗锦凤自然地坐在警察面前,
    罗锦凤:我家女儿失踪已经快十天咯!你说是不是她男人把她杀咯?
    警察:你看到尸体了?失踪登记了没得?
    罗锦凤:登了登了!失踪两天找不到人就去登记了的嘛。我也跟他家讲“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警察:今天下午在舞阳河边捞到女尸你晓得不?
    罗锦凤愣了一下:哎呀!
    罗锦凤转向张怜玉:叫你爸、快回家叫你爸去!
    警察:大娘,你先莫激动,我叫车你们跟到去看。
    门外一警官匆忙走过。
    警察:李警官!带这两个上车去河边认尸。
     
    15.舞阳河 日 外
    警察将警戒线拉开,人群退后。
    人们好奇的面孔。
    李宝瓶向岸边走。
    捞尸船向岸边停靠,几个人跑过去。
    李宝瓶:拿块布盖起。
    人群发出惊叹,人们议论纷纷,妇女和男人惊恐的表情。
    妇女:哎哟,衣服都没穿……
    桥下,两辆警车向人群方向开来,停下。罗锦凤跑下车,跪在岸边。
    张怜玉搀着罗锦凤走向人群,罗锦凤咬着嘴唇。
    一队警察跑向李宝瓶,交接一下,向尸体的方向走去。
    罗锦凤和张怜玉推开人群,人们的目光看着二人。
    农民甲:张家村的吧……
    农民乙:看样子可怜嘞……
    几个警察和一个法医正在围着尸体,还有一个人在拍照。
    罗锦凤快走到尸体边时双腿发软跪倒在地。
    警察:咋回事?怎么从警戒线外头进来了?
    张怜玉:我们……我们来认一下。
    警察:你两个帮忙搀过来。
    两个警察过去搀罗锦凤。
    罗锦凤:香啊!
    农民丙:是不是张怜香啊?
    农民丁:不晓得噻。
    农民甲:是张怜香啊?天……
    李宝瓶顶着啤酒肚走到尸体旁,警察和他耳语几句。
    李宝瓶:这是你女儿?
    罗锦凤泣不成声点头。
    李宝瓶:哪得看出来嘞?
    张怜玉:妈,他问咋看出来是姐。
    罗锦凤:我女儿我咋看不出来!你看她手上那顶针,我送嘞,我咋不晓得嘛?挨天谴的庄周啊!你家遭天谴啊!香啊!
    周围围观的农民们。
    农民乙:哭得太惨了啊。
    农民丁:衣服没穿,头发也没得哦。
    农民丙:咋没得头发叻?
    农民甲:烫没得咯!没听说庄周家打张怜香打得都住院了?还灌农药吃哦!
    农民丁:这下好了,终于弄死了。
    李宝瓶:带几个敢看嘞,过来认哈。
    警察:你,你还有你过来下。
    几个农民围过来。
    李宝瓶:这是不是张怜香?
    农民甲:这就是张怜香嘛。
    警察:你咋晓得?
    农民甲:张怜香挨庄周家人虐待疯疯傻傻嘞,失踪都几天了咋不是?
    李宝瓶示意将尸体拉上车。
    几个警察把尸体抬上担架,罗锦凤和张怜玉跟着边哭边走。
    一辆辆警车从人前开走。
     
    16.镇远庄周家 夜 外
    警车鸣笛开进庄周家楼下,小城的百姓穿着睡衣跑出家门,地方台和报社也开车来采访。
    罗晓燕和王材源打开门从家里好奇地走出来。
    罗晓燕:这是咋个了?
    王材源:进来!进来!瞎看哪样!
    罗晓燕被王材源拽进家里。
    警察冲进庄周家里。
    罗晓燕站在楼上推开窗看。
    庄天元从主屋出来:你们做哪样?
    警察:带走带走!庄周嘞?
    庄周额头带伤头发蓬乱被警察押着出来。
    相机闪光灯照亮庄周惊慌失措的脸。
    郭兴发在门口和村民们一起围观。
    警察:郭兴家和郭兴发的家在哪里?
    郭兴发:那头。
    警察:你是哪个?
    郭兴发:我……
    村民:他就是郭兴发。
    警察回头对其他警察嚷道:把这个带走,再去把郭兴家带上。
    罗晓燕站在楼上看着,表情显出紧张的神情。
    王材源走过来:把窗子关到起,关你哪样事情。
    郭兴家光着上身也被警察押上车。
    罗晓燕刚刚关上窗子,楼下传来敲门声。
    警察:开门!
    罗晓燕和王材源被警察押走。
    两人被警报灯照得惊慌的脸。
     
    17.看守所第一审讯室 日 内
    庄天元的脸。
    警察:老人家,你年纪也蛮大了,我们不想审,你自己讲。
    庄天元:你让我讲哪样嘛?
    警察:张怜香是你儿子杀的不?
     
    18.第二审讯室 日 内
    郭兴家茫然的脸。
    郭兴家:啥子?
    警察:你弟弟郭兴发已经招了,你也就招了吧。
    郭兴家:他招哪样?
    警察:庄周杀了张怜香,尸体是你们一起扛的吧?
    郭兴家:啥子?他咋可能招,我跟他处一个屋他搞哪样我不晓得?
     
    19.第四审讯室 日 内
    郭兴发开始号啕大哭:警察叔叔,我求你了!你放我出去吧,我没得杀人,我没得杀人啊!我都不该看。
    警察:看哪样?
    郭兴发:围到起看你们抓人。
    警察:哪样?你讲清楚?是不是你看到庄周杀人?
     
    20.镇远村口 日 外
    正午日头暴晒。
    几个孩子向村口的围观人群跑去,
    一个小孩钻进人群,穿过大人的腿,小孩站到最前排,抬头看。
    郭兴发被捆着吊在千年古树上。两人额上都是汗水,衣服湿透。
    郭兴发不时地发出叫声。
    几个小孩跳着去够他悬空着的脚。
     
    21.第三审讯室 夜 内
    王材源鼻孔里塞着卫生纸,右眼瘀青。
    警察:还有哪样想讲叻?
    王材源:我是耙耳朵,可是老子下面不耙!没得杀人就是没杀。
    警察:你咋那么嘴硬?
    王材源:你脑壳进水了?
    警察:同志,你讲话放尊重点。
    王材源:刚才打老子那个瓜娃子哪去了?
    一杯茶水泼向王材源。
    黑屏,王材源委屈的哭声。
    王材源的脸布满茶叶:烫嘞!
     
    22.镇远宗长家 夜 内
    闪回。
    枯木杖敲在地板上,小声议论声停息,宗长严肃的脸。
    镇远各代表和权威人士围坐一圈,其中有庄周的父亲庄天元。
    宗长:朱明建,你说。
    朱明建:我们镇远,虽然不要求每家每户都娶个大家闺秀,样貌个个赛西施,可但凡从邻村娶来的媳妇,都是守妇道的姑娘。
    朱天心:别讲那个没得用的,老四讲!
    老四:那天我在地里收苞谷噻,看见条红短裤落到地里头,那天也不吹风,前头苞谷地却摇摇晃晃抖得厉害。
    人们聚精会神听的表情。
    老四:我就走到前头去看,一看是那南头家的独子夏金友,身下还有个女人!看到起眼熟,像是庄周家未过门的媳妇。
    宗长:是好像还是就是?
    老四:嗯……
    朱传舫:张怜香在学校跟夏金友相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学校的老师经常看到两个人单独到教室里头,那夏金友也不是省油的灯,独子一个,家里除了他妈就是两头母猪了,看到女的还不紧到起扑?
    大家开始笑,庄天元闷着头表情尴尬。
    宗长:无风不起浪。
    宗长烟雾弥漫的脸。
    宗长:天元,庄周的婚事拖一拖吧,要是这种女娃,我怕即使我主持了婚礼庄周娶回去也闹心。
    庄天元:诶!我回去给庄周讲哈子,宗长和各位亲友有合适的女娃要想到起我家庄周。
    朱传舫:要得要得,你家庄周人长得又标致不怕没得女娃!
    老四:我要是女的,我就嫁给庄周这个老实人咯!
    众人笑。
    闪回结束。
     
    23.看守所 日 内
    一道强光照进昏暗的房间,趴在角落的庄周抬起头,额角带着旧伤。
    一个面容模糊的警察向他走来。
    庄周被拖着走出房间。
    喧闹的吵架声和询问声。
    白色栏杆外的人们投来目光。
    庄周低头看看沾满泥巴的手铐着的手铐。
     
    24.第一审讯室 日 内
    两个穿制服的警察早就坐在审讯室里。
    烟雾缭绕,庄周坐在两人面前。
    警察:头上的伤是咋个弄叻?
    庄周用铐手铐的手摸摸额头。
    庄周:张怜香离家出走那天,被人打的。
    警察:哪个打嘞?
    庄周:我不晓得……
    警察:你讲清楚。
    庄周:1月15号那天……
     
    25.镇远庄周家 夜 内
    闪回。
    静谧的夜晚,庄周家的院子。
    惨白的月光照进庄周的卧房。
    张怜香睁眼躺在庄周身边,扭头看着窗外。
    一弯月牙。
    张怜香翻身看看睡在一旁的庄周,庄周动动身子,发出轻微鼾声。
     
    26.镇远 夜 外
    庄周家二层木楼。
    南面王材源家门开,罗晓燕蹑手蹑脚关上门,左右看看。
    郭兴家从另一面跑来,两人顺着小道走进远处田地里。
     
    27.苞谷地 夜 外
    罗晓燕和郭兴家站在枯黄的苞谷地里。
    罗晓燕:你快点不得?冷!
    郭兴家背对着罗晓燕,身子一哆嗦。转过脸:出来急,没得尿。
    郭兴家憨笑着:着哪样子急嘛!
    郭兴家把手伸进罗晓燕衣服里。
    罗晓燕:冰的!
     
    28.庄周家 夜 内
    张怜香边瞟着庄周边缓缓起身,顺手捡起床头的一件蓝色棉袄穿上。
    庄周翻身。
    张怜香不敢动,又缩着身子躺回去。
     
    29.苞谷地 夜 外
    郭兴家的手在罗晓燕衣服里乱摸着,罗晓燕边享受着边四下看看。
    一双脚擦过路旁枯草。
    罗晓燕低下头:嘘……
    两人低下头。
    有人从苞谷地旁边急促走过。
    郭兴家:吓得我一身冷汗。
    罗晓燕:真是讨嫌。
    郭兴家:快点,快点……
     
    30.镇远庄周家 夜 内
    张怜香刚合上眼睛,门外一声响。
    一坨泥巴粘在庄周家门上。
    张怜香睁开眼睛。
    “嘭”又一坨泥巴粘在门上。
    张怜香猛地起身,推开卧室的门往院子里跑。
    庄天元:哪个?
    张怜香拉开门锁就往外跑。
    庄周猛地被惊醒,坐起,看看枕边。
    庄周:香!
    庄周捡了床头的一件衣服穿上边往门口快步走。
     
    31.庄周家 夜 外
    乌云里的月亮。
    庄周蓬乱的头发跑出门外。
    庄周:香!
    两个黑影将其按倒,混乱中掏了他的钱。
    庄周:爸!爸!
    一拳抡在庄周头上。两个黑影跑走。
     
    32.苞谷地 夜 外
    罗晓燕和郭兴家正在交欢。
    一个急促的脚步跑来。
    罗晓燕:停,嘘。
    脚步跑过,罗晓燕探头看。
    张怜香黑夜里的背影。
    郭兴家:今天咋个回事。
    罗晓燕:那个是不是……
    罗晓燕被郭兴家拉到苞谷地里。
     
    33.庄周家 夜 外
    庄天元和朱守诚跑出来,扶起庄周。
    庄周负伤的脸。
    闪回结束。
     
    34.第一审讯室 夜 内
    庄周负伤的脸面容疲惫:我后悔……
    一个警察从睡意中猛地惊醒:你后悔哪样!
    庄周沉默。
    庄周:我是清白的,不管你们信不信,你们把我关到起,枪毙,我也是清白的,没得杀人都是没得杀人!
    隔壁吵闹声,警察转脸看。
     
    35.第二审讯室 夜 内
    被王材源踢翻的桌子,警察惊慌愤怒的脸。
    警察们扑向王材源,王材源滚到地上。
    王材源惊恐的表情。
     
    36.第一审讯室 夜 内
    警察:等下。
    王材源被人扛走:老子不是嫌疑犯!
    李宝瓶拿着茶壶走进来,示意警察出去。
    李宝瓶抓抓谢顶的头上仅有的几根头发。
    李宝瓶瞟几眼庄周:困了?
    庄周不语。
    李宝瓶:那别睡了,继续。之前张怜香住到你家……
    庄周:我是清白的,老天作证。
    李宝瓶没管继续:之后……
     
    37.庄周 日 外
    闪回。
    庄周推着自行车衣冠不整地向家里走。
    罗晓燕手里攥着一手葵花子,边嗑边向坡上走。
    庄周垂头丧气推着自行车。
    罗晓燕:庄周啊,跟嫂子打麻将去不?
    庄周低着头推车没理。
    罗晓燕:庄周,发哪样傻?
    庄周:啊,嫂子,你讲哪样?
    罗晓燕:算了,你看到我跟没看到一样,招呼也不打。
    庄周径自推开门进了家。
    罗晓燕回头看:诶!
     
    38.庄周家 夜 内
    庄周推车到院中。
    庄天元:吃饭!
    家中主屋围坐着朱守诚、朱小妹和庄周妈妈李祥玉。
    庄周坐到父亲旁边的空位上。
    庄天元夹菜继续吃饭,朱守诚埋头吃,庄周拿起碗筷。
    李祥玉用胳膊碰碰朱小妹。
    朱小妹:哥,你去宗长家开会怎么这么久啊?
    庄周不说话埋头吃饭。
    庄天元:我叫宗长给你瞧个好嘞,搞破鞋的媳妇我庄家不要。
    庄周吃完饭起身走出主屋上了二楼。
     
    39.镇远 日 外
    镇远家家炊烟升起。
    万亩良田,耕作的人们。
    张怜香拉着一个旅行箱穿过田地。
    田里耕作的人起身。
    镇远人:那是不是庄周家没过门的媳妇?
    张怜香拉着旅行箱走过河滩边。
    洗衣服的妇女们:那是张怜香不是?
    妇女:是!
    妇女:这是要去哪得哦?
    妇女:看样子是去庄周家。
    张怜香拉着箱子走过街巷,后面跟着一串看热闹和议论的人群。
     
    40.镇远庄周家 日 外
    一群小孩吵嚷着跑到庄周家门口敲门。
    孩子:庄周!庄周!你媳妇来咯!你媳妇来咯!
    庄周打开门。
    张怜香拉着行李后面尾随一群人。
    庄周马上把门关上。
     
    41.镇远庄周家 日 内
    敲门声,庄周低头手扶着门。
    孩子:庄周你媳妇来咯,你媳妇来咯!开门!
    庄周和门外的张怜香一门之隔,张怜香身后围着一圈的人。
    张怜香:你不开门我今天不走,庄周,让我进去。
    张怜香贴着门:庄周,昨天你到我家咱俩干那事我妈可都……
    庄周开了门。
    张怜香的脸,眉心一颗绿豆大的痣。
    闪回结束。
     
    42.第一审讯室 夜 内
    庄周涣散的眼神。
    庄周:你拿照片给我看!你们说那是张怜香你把照片给我看。
    法医拿着一张照片进来。
    庄周看着照片先是笑后是哭。
    李宝瓶和法医互看。
    李宝瓶:庄周!说话!
    庄周:哈哈!畜生!
    庄周双腿发软,抡足了劲给站在面前的法医一耳光。
    法医后退了两步:你疯了!
    庄周带着哭腔:你要害死老子全家!
     
    43.第二审讯室 日 内
    庄天元疲劳苍老的脸,皱着眉看天花板。
    庄天元:眉心倒是有颗痣,绿豆大。
     
    44.第三审讯室 日 内
    罗晓燕:我哪的晓得那女的有哪样特征,跟一般女人没得啥子两样有屁股有胸算不算?
    警察:好好说话!你跟你男人还想不想出去了?
    罗晓燕:我不晓得嘛……
     
    45.第四审讯室 日 内
    郭兴发呆看着镜头,郭兴家转着眼睛。
    郭兴家碰碰郭兴发的肩膀:有是吧?
    郭兴发:有?没……没得吧?
    警察:你两个再好好想下。
     
    46.镇远 日 外
    记者:这就是嫌犯庄周住了二十多年的村子镇远。照照这儿的房子。
    摄影把镜头摇向良田。
    记者:我们去采访下那边。
    镜头里一个在田里耕作的农民。
    朱传舫:诶,你们照我啊!不要照,不要照。
    记者把话筒递到朱传舫嘴边,摄影扛着机器示意可以开始。
    朱传舫拿过话筒。
    记者:大叔,我给你拿。
    朱传舫:哦哦,可以开始哈?庄周说是把张怜香给睡了,她就来他家住了嘛,都来家里头住了,带着东西,也不能赶出去哈?过了半个月不到,庄周回部队了。
    妇女:家里四个人的衣服从她公公到庄周家妹妹嘞全让她洗,那河边你看,手都泡白咯。
    老四:虐待,哦,虐待她,动手打人呐,公公脾气暴躁得很,后来还灌农药要弄死她!狠啊!这下好了,终于给搞死了。
    妇女:出事之前那天晚上我和我家老头子听到一声尖叫,吓出冷汗!
    老头坐在一旁:老太婆不要乱讲话。
     
    47.第二审讯室 日 内
    桌上一个黑色录音笔,一只手按下开始键,红灯闪烁。
    朱守诚嘴唇发抖:是,张怜香是我弟弟杀嘞,我们1月15日晚上把她捂死,然后,然后我们拿开水把她头皮烫下来,把头发刮掉……
     
    48.第三审讯室 夜 内
    郭兴发哭着说:然后,我们四个人扛着张怜香扔下去了。
    警察:一人给了多少?
    郭兴发:100块。
     
    49.舞阳河边 日 外
    冬日的舞阳河边,停着两辆警车。
    李宝瓶和几个便衣点着烟站在岸边。
    朱守诚,庄周的哥哥,身材消瘦,铐着手铐被一警察拽着在江边走。
    警察:这里?
    朱守诚:是……
    警察:到底是不是?
    朱守诚:没晓得……
    警察:你没晓得?
    朱守诚:莫打!莫打!就是这里!就是这里!
    警察:瓶哥,办完了。
    李宝瓶:嗯,拉他先回去。
    舞阳河边一辆警车开走,另一辆警车开来。
    郭兴家从警察上下来,两个警察押着他,
    李宝瓶:来了?
    李宝瓶递烟给两个警察,郭兴家可怜巴巴看着。
    李宝瓶把嘴里的一根递给郭兴家抽了两口又拿回来继续抽。
    李宝瓶:带去看。
    警察拉着郭兴家在江边走:哪里?
    郭兴家:那头。
    舞阳河源源不断的河水。
     
    50.舞阳河边 日 外
    奔腾的舞阳河水。
    记者:这就是女尸被打捞的地点,两位帮凶所指证的投尸地点相差至少十里路,经法医再次尸检发现女尸和26岁的张怜香年龄不符……
    字幕:21个月后,庄周及其余嫌疑犯因犯罪证据不足被无罪释放。
     
    51.镇远庄周家 日 外
    院中一座坟包。
    庄周蓬头垢面面无表情地站着。
    破落的木头房,一座坟包和庄周立在院中。
    一瘸一拐的李祥玉从黑乎乎的主屋出来。
    李祥玉:先进去,吃饭。
    院外罗锦凤和张怜香妹妹张怜玉带着一群披麻戴孝的人走进没有门的院里。
    罗锦凤跪在坟前开始哭爹喊娘。
    庄周家门外围观者众多。
    罗锦凤:香啊!你莫怪我啊,老天爷不开眼啊!我们一定给你讨回公道啊。
    罗锦凤开始望着天磕头。
    一行人也开始流泪磕头。
    庄周对着罗锦凤:你烧了我家,打断我妈的腿,让我家破人亡!你还要来闹!这个人不是你家女儿,你扛走滚出去!
    罗锦凤:庄周!
    庄周:你们欺负我家人少,老子去找警察把你们撵走!
    罗锦凤仰面大笑:哈哈哈!你去找,你去找!
     
    52.镇远 日 外
    巷子里,一桶水泼出来。
    妇女探出头:哎哟,好好的道不走,被浇到是你没长眼睛。
    关门声,一扇木门。
    出巷子,拐角处一个铁匠和老头。
    老头:那是不是杀人犯庄周?
    铁匠:是!我看他心都是黑的!
    田里耕作的农民交头接耳。
    农民:杀人犯都敢放出来,把全村人都杀了可咋办?
     
    53.警察局 日 内
    庄周走进警局。
    一些抱着鸡鸭的村民坐在椅子上。
    一个女人对着警察哭诉。
    李宝瓶撅着屁股在热水箱旁接水。
    一双军旅脏布鞋出现在他面前。
    李宝瓶抬起头。
    李宝瓶:咋个?
    庄周:你们没得任何赔偿不说,死的不是张怜香你们也晓得了,张家人无理取闹把女尸埋到我家院坝里头哭丧,你们不能不管吧?
    李宝瓶看看他,把他拉到办公室。
    两人相对而坐,李宝瓶吹着茶叶喝茶。
    庄周:女尸是哪个?莫名其妙为哪样抬我家?张怜香没死,我没得杀人,你们要给我证明!
    李宝瓶把茶杯放在桌上看着对面的庄周。
    庄周:我家人平白无故被你们关,你们给我个公道!
    庄周委屈的脸。
    李宝瓶:张怜香是你老婆,你没得杀人,那张怜香哪里去了?
    庄周对着警察局嚷:我庄周会把张怜香找出来带给你们看!我是清白嘞,谁也不能抹黑我!
     
    54.乡诊所 日 外/内
    字幕:五年后。
    街上一家不起眼的皮肤病诊所,门口立着专治疑难杂症的牌子。
    一个年轻女人带着个癞头老头坐在里面。
    门外朱守诚看了一眼,走进诊所。
    穿着白大褂在会诊的庄周抬头看看。
    庄周:哥,里面等我一下。
    庄周:黄癣长好久咯?
    癞头:好多年咯,记不起了。
    庄周起身进帘子后面拿了一包药。
    庄周:这个每日煎服两次,渣渣用来抹头上。
    女人:用多久啊?
    庄周:因人而异,好转再来我这里取嘛。
    女人掏出钱递给庄周,庄周揣在兜里。
    女人和癞头老头出门,女人出门后频频回了两次头。
    庄周掀开帘子走到后面,朱守诚坐在炉边烤火。
    两人围着炉子坐着。
    火红的炭火,铲子填煤进去,庄周把壶放到上面。
    朱守诚从怀里拿出一摞信。
    庄周拆开信,看了一眼扔到一边。
    朱守诚:张家人贼精贼精的,你把信收好莫让嫂子看到咯!
    庄周:晓得。
    二毛:爸爸!
    庄周:快!快收到起!
    6岁大的男孩二毛从帘子后面走进来。
    庄周:你妈嘞?
    二毛:在粉店。
    庄周:你瞎喊哪样?!
    二毛:嘿嘿。
    庄周:叫人!
    二毛:朱守诚!
    朱守诚:这娃越来越讨嫌了。
    朱守诚将二毛拦腰抱到膝盖上做出要打他的架势。
    一封信掉到地上。
    二毛:张勇力收。
    庄周的手立刻将信捡起,从兜里拿出两块钱递给二毛。
    二毛站在原地看着朱守诚和庄周。
    两人呆呆看着他。
    二毛:五块!
    庄周挥手要打,二毛闭眼缩头。
    庄周又掏出三个一块递给他。
    二毛揣着钱跑出去。
    庄周和朱守诚松了一口气,坐下来。
    冒烟的水壶。
    庄周:你上次说那个男娃跟张怜玉一个厂子打工?
    敲门声。
    庄周不耐烦地站起身歪头向门外喊:狗仔子老子告诉你!你回来都欠打哈!
    敲门声。
    朱守诚笑着:这娃皮得很啊!
    庄周表情立刻变得严肃,转身掀开帘子。
    玻璃门外穿着白围兜的李艳拉着二毛站着。
     
    55.庄周家 夜 内
    庄周平躺在床上睁着眼,李艳裹着被子侧身背对庄周。
    庄周转头看看她,坐起身来。
    李艳:去哪里?
    庄周:撒尿。
    李艳:不许去!
    李艳坐起身把被子撒气地塞到庄周身上。
    李艳:你有完没完?
    庄周下巴掖着被子不说话。
    李艳:他们不信你我信!我信还不行啊?
    庄周:你信?
    李艳点头。
    庄周:你信管个屁用!
    庄周下床推开门出去了。
    李艳抱着被子躺在床上哭。
     
    56.小卖部 日 外/内
    一个门面并不新的小卖部,几个小孩在门口打闹。
    张勇力叼着烟斗走过小卖部。
    又退步回来往小卖部里看。
    庄天元缩着头在柜台后面打瞌睡。
    黑白电视还开着。
    张勇力走进来,看看电视。
    猛抽了一口烟对着庄天元的脸吹去。
    庄天元被熏醒,抬头看了几眼张勇力。
    张勇力瞟他一眼:咋?盯人不盯紧点?还有工夫睡觉?
    庄周从门外搬着一箱卫生纸进来。
    柜台后的庄天元接过箱子,走到柜台后的门洞里。
    庄周走进柜台里。
    庄周:张叔,晚上请你喝酒去。
    张勇力:我不好酒。
    张勇力抽口烟:让你爸少喝点,脑子不好使了。
     
    57.小卖部 夜 内
    一辆摩托车开来,两个人摘了头盔从摩托车上下来,走进小卖部,两人直接走进后门。
    一个人骑着自行车从摩托车反方向骑来,把自行车停到门口,走进小卖部。
    稀稀落落走过小卖部的人。
    两人抽着烟到小卖部买了包烟,走进小卖部后门。
    小卖部后门被推开,里面一个炉子围坐着刚刚骑摩托车和骑自行车的人,抽烟的两人也自然地坐过来。
    庄周站在一面小黑板前认真地画图。
    人们抽着烟,嗑着瓜子。
    庄周转过身:老李,你刚从重庆来,你先说说。
    骑摩托车的老李:我得到消息,张怜香的爸爸张勇力好赌,贪财,所以我觉得装扮成生意人到他打工的重庆鞋厂和他做朋友,打入他家内部。
    庄周:大家觉得?
    夏春江:我觉得这个办法可行。
    庄周:春江,小卖部由你来看,我爸年纪大了算不清账还老打瞌睡。
    夏春江:你不怕我把你挣的钱全吞了?
    众人笑。
    庄周指着黑板说:我分别在重庆、成都、攀枝花都安插了眼线,但是敌人太狡猾,这几个月还是没得什么消息,今天张勇力给我放狠话,我一定不能放弃。
    朱金福:嘿,咋个没得好消息,我侄子和张怜玉在一个厂工作,张怜玉对我家那个小子有点意思,让他去套套话!
    郭江涛:这个月没少跟罗老太打麻将,我牌技都长了,也没得套出哪样子话来……
    庄周:不怕,老太太口风紧,慢慢来,她打哪样电话没得?
    郭江涛:电话打的都不是亲戚,处了个对象倒是真的。
    夏春江:怪不得,她老头子张勇力出去打工去了。
    庄周:继续盯。
    郭江涛:要得。
     
    58.纺织厂 日 内
    张怜玉边工作边瞟前排一个小伙子。
    小伙子回头看看张怜玉。
    张怜玉脸红低头。
     
    59.纺织厂食堂 日 内
    人们拿着饭盒排队。
    张怜玉盛了饭,找地方坐下开始吃饭。
    小伙子盛了饭凑到张怜玉旁边坐。
    张怜玉转头,脸红,抿嘴笑继续吃饭。
    小伙子吃饭,看看张怜玉。
     
    60.攀枝花老李家 夜 内
    镜前桌上放着金表、皮包。
    老李在镜前刮胡子,用布擦掉牙膏。
    老李戴上手表,拉开抽屉,拿出几沓百元人民币塞进皮包。
    老李拿桌上擦嘴的布擦擦皮鞋,照照镜子看看手表出门。
     
    ......
    (未完)如需要阅读全文请购买《万博体育网站》杂志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内容:
最新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