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首页 > 2018杂志期刊 > manbetx官方 > 第10期 > 北京妈妈
  • 北京妈妈(康燕宁)
  • 夏末秋初的北京,天高气爽,一群白鸽绕着林立的高楼,鸣着鸽子哨地盘旋着,阳光照耀着被雨水冲刷一新的北京城。
     
    画面:
    幼年张燕岭、夏姗、孙晓宁在一棵大树下的草坪上玩耍:
    张燕岭手推一辆坦克模型正在向孙晓宁“进攻”,孙晓宁用一块板砖筑成“堡垒”用来阻挡张的坦克的“攻势”,一边的夏姗正手举一架中国民航的飞机模型从附近跑来;张的坦克顽强向孙的堡垒“进攻”,孙晓宁向后“撤退”,伸出去的腿恰恰绊住了跑来的夏的脚,夏姗一下子跌倒,张忙起身去扶夏姗,夏姗脱手的飞机正砸在孙的头上,而后滑落,撞到坦克上“坠毁”了。
    两个男童笑作一团,夏却哭起来,她蹲下身抱起“坠毁”的飞机。 孙晓宁站起来:“哭什么,不就一架破飞机吗?”夏抹着泪:“你知道什么,我的理想是将来要当空姐的……”孙笑起来:“啊哈哈,你的理想,你也懂理想,哈哈。张燕岭,你的理想是什么啊,哈哈。”张不假思索道:“我要当个坦克将军,你呢?” 孙晓宁不再笑了:“我,我……”他摸着自己的头,“……那我能干什么呀?”夏不再哭了反倒笑他:“你,没有理想吧?!” 孙晓宁有点不高兴了,一甩手:“你俩有理想,那你俩玩吧……”说完他扭头走开。夏姗和张燕岭对看一眼,不约而同地去追孙晓宁,“你别走哇。”“等等我俩呀。”
    地下的坦克和飞机模型。
     
    片头歌词《爸爸是我的地呀妈妈是我的天》:
    爸爸是我的地呀妈妈是我的天,
    太阳升起在那地平线,
    爸爸的双手托起我呀,
    我放飞风筝云朵间,
    代我问候妈妈吧,
    这是孩子我最大的心愿。
     
    爸爸是我的地呀妈妈是我的天,
    月亮弯弯静静思念繁星间,
    飞向那童话里的天堂啊,
    催眠的歌谣代我心如愿,
    爸爸海阔的胸膛撑起一只船呀,
    妈妈的天空乘风让我扬起帆。
     
    爸爸是我的地呀妈妈是我的天,
    我走在天和地之间,
    风霜雪雨酷暑难耐我都不怕呀,
    花开花谢春夏秋冬我都意志坚,
    爸爸妈妈你们快回来吧,
    了却人间一个小小的恩怨……
     
    一架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波音747-400B型飞机正在首都国际机场的跑道上降落滑行。
     
    1.北京城市全景 日
    (画外音)男童:“这就是我们伟大的首都北京,第一面五星红旗升起的地方,不管您是不是北京人,不管您到没到过北京,我们大家的心情都是一样的;在中国,北京是一面旗帜;在世界,北京则代表着中国,她是十二亿中国人和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的象征——不!还有领海等,应该是一千零四十五万平方公里,这是我爸爸跟我说的,至于准确不准确,我还没考证过,仅供参考,但我想,只会比这多,不会比这少。对了,跟你们介绍一下我的爸爸,他可神了。熟悉他的叔叔阿姨送了他一个雅号,叫‘坦克软件’,因为他是搞坦克装备实验的,至于大名嘛?当然随我姓张了,名叫燕岭,因为他是在北京那个叫槐树岭的地方出生的,在我还没有的时候,他就是个军人了。”
     
    2.四环路上 日 张燕岭驾驶着一辆212军用吉普
    (画外音)男童:“现在他就趁一辆破吉普了,这吉普还是爸爸托他的战友买的部队退役的车,车连门把也没有,拿个改锥一支,放在大街上都没人偷;怎么着?寒碜呗!不过,有人倒挺关心他;谁呀?当然是警察叔叔了,挣的还不够罚的呢!我都不愿和他一块儿出去,只要是他开车的时候,你想,那该多跌份哪。你看人家孙晶晶她爸爸,是个大老板,开着一辆大奔六百,那才叫‘酷’呢!”)
     
    3.四环路上 黄昏  张燕岭吉普车驶在前面的慢速道上
    夕阳西下,晚霞映红天边。
    一架建筑的云梯吊着水泥预制板旋转……
    孙晓宁开着奔驰车,前右侧发现了张的车。
    孙车减速,车贴到张的吉普车边上。
    孙的车窗自动旋下,孙:“嘿!坦克软件,您还这嘎悠呢,都几点了?我还以为你早到家了,十点的飞机。这次要是再耽搁了,我可再也不给你跑腿买机票了。”
    张苦笑一下:“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你看我这车……”
    孙挥手冲张一个勾扳机的动作:“那快点啊,我在家等你。”
    他说完加速驶进快速车道。
    张看着孙渐渐远去的车尾灯和车边疾驶而过的车辆,摇了摇头,从张燕岭的车里传出他忽高忽低的低沉的调子:“红星闪闪放光彩,红星灿灿暖胸怀,跟着毛主席,跟着党……”
     
    4.育英学校门口 日
    门口接孩子的家长。学校放学的铃响。
    路过操场的孩子们。放学的孩子们涌出学校门口。
    张宁宁和孙晶晶一起出来,身边的同学被各自的家长接走。
    晶晶看见自己的妈妈便招手:“妈妈。”
    晶晶妈推一辆自行车过来:“晶晶!”她看见宁宁:“宁宁!”
    宁宁:“阿姨好!”他在一边寻找要来接自己的奶奶。
    晶晶环顾四周:“妈妈,我爸爸的大奔车呢?他为什么不来接我?”
    晶晶妈妈没理她,对宁宁说:“宁宁,你奶奶今天扭了腰,不方便,她让我把你也接回去,我们一起走吧。”
    宁宁点点头。
    晶晶有点不高兴:“妈妈。我说话你听不见吗?爸爸干什么去了。”
    晶晶妈妈:“他干什么去了,我都管不着,你还想管他!上车!”
    晶晶噘着嘴:“不,我不上自行车!我不管爸爸干什么,首先得开车来接我,然后他爱去干什么就干什么。”
    晶晶妈妈把自行车一支:“还叫我抱你上来?你不上来,宁宁上来。”
    宁宁:“阿姨,我自己走。”
    晶晶妈对自己的女儿:“你看看你,再看看人家。”
    晶晶有些不服气:“看看我怎么啦,谁叫你是我妈妈。要不你给宁宁当妈妈得了!他正缺个妈妈呢!”她噘着嘴大踏步地向前走了。
    宁宁见状:“阿姨,我自己会回家的,你跟我奶奶说一声。”他掉头也跑了。
    晶晶妈妈来回找两个孩子:“哎,宁宁,你去哪儿?”
    晶晶站在远处回身喊妈妈:“你叫我走,你自己又不走。”
    晶晶妈妈忙推自行车过去:“你这孩子,你怎么这么会说话,把宁宁丢了怎么办?”
    晶晶:“他比我爸爸成熟多了,哪像我爸爸天天不回家!”
    晶晶妈妈把晶晶抱上自行车,回头找宁宁。
    晶晶:“妈妈,宁宁今天跟我说,有个妈妈只喂了它孩子一个月的奶吃,它的孩子一下就长了三百多斤。”
    晶晶妈妈推自行车走:“宁宁可不是个撒谎的孩子,肯定是你陷害他了吧!”
    晶晶:“不是的妈妈,是河马的妈妈喂自己的孩子……”
     
    5.育英学校门口 不远的一棵树后
    宁宁现出身来,看着走远的晶晶母女。
    一些妈妈带着自己的孩子从宁宁身边走过。
     
    一对母女走着。
    “妈妈,今天老师表扬我了。”
    “表扬你什么了?”
    “我帮小组长擦黑板了,只是够不着上面的,我还想搬凳子踩在上面去擦呢!”
    “以后别逞强,万一摔着怎么办?”
     
    一对母子推车走过。
    “妈妈,我今天要去吃麦当劳。”
    “才礼拜几就又吃?”
    “不,我要去嘛……”
     
    宁宁看着走远的他们。
    学校门口,宁宁走了过去,门口已经空无一人。
     
    6.复兴路街道 夜
    张宁宁肩背书包,头戴小黄帽。
    他手里拿着一根小树枝边走边划着路边草坪的栏杆,叮叮作响。
     
    在一处麦当劳餐厅。
    宁宁停下来看着玻璃窗内一对正吃麦当劳的母女俩。
    母女俩吃完,走了出来,女儿手里还拎着一些麦当劳的盒子。
    “妈妈,我要打车。”女儿说着便把擦嘴的纸扔在了地上。
    “别打车了,坐地铁吧,妈妈快没钱了。”母亲看着来往的车犹豫了一下。
    “那你干吗不多挣钱?”
    “嘿!你个小祖宗,钱那么好挣?等妈妈下岗了,你就在麦当劳门口卖烙饼吧。”
    女儿一笑:“像他一样。”她一指宁宁。
    母亲也笑宁宁:“小朋友,你在这儿等谁?”
    宁宁支吾了一下:“哦……我在等……我妈妈……”
    那个母亲看见宁宁脸上不知怎么蹭的脏便用餐巾纸给他擦了一下:“快把脸擦干净,叫你妈妈看见该笑话你了。”
    女儿拉母亲的胳膊:“妈妈、妈妈咱们走吧,动画片都快开始了。”
    母亲走开,回头看了宁宁招了下手:“再见!”她俩走了。
    宁宁看着那个母亲,摸了摸被她擦过的小脸,嘴角一翘,小声着:“妈妈?”他看见地上的餐巾纸便拾了起来,走到路边的垃圾桶,放了进去。
     
    宁宁看着街道正过的一辆奔驰车。
    (画外音)张宁宁:“别看我爸爸整天在荒郊野岭搞坦克实验,一年见不着几次面,但他心里还是有我们这个家,我倒不是羡慕晶晶爸爸,我是羡慕他开的车,我爸爸要有就好了,唉!这也是白搭;有一撇没一捺的事,反成这辈子我是指望不上他了,将来我自己一定会有这么一辆车的。比这还好,红旗六百,到时候,我拉上爸爸,还有奶奶、爷爷把北京城转个遍,把中国转个遍,到时候……就让爸爸掏油钱就行了。”
     
    7.长安街 路边的军队某大院门口 夜
    门口,一个战士手持步枪笔直地站着。
    院门的横帘上镶嵌着:军政、军民团结是稳定之本。
    靠外的马路边上,左右相对着两幅字——
    左:军民团结如一人  右:试看天下谁能敌
    门口人行横道边的一副牌子上写着:军事管理区,左右两百米之内严禁设摊、摆点、逗留……
    牌子下立着孙晶晶。张宁宁走过来:“晶晶!”
    孙晶晶仍旧盯着车行道上往来的车辆像在等待着什么。
    张宁宁大喊:“晶晶!”
    孙晶晶吓了一跳:“干什么你宁宁?你要吓死我呀!”
    张宁宁:“你是不是等我呢?这叫我多不好意思!”
    孙晶晶:“去你的,自我感觉良好,我在等我爸爸。”
    张燕岭:“哦,你作业写完了吗?”
    孙宁宁:“写完就好了。对了,你去哪了,这么晚才回来?是不是放学的时候生我气了?”
    张宁宁:“我才不会生你的气呢!”
     
    一辆奔驰转过弯来,车灯将两人一晃。
    张宁宁:“晶晶,你爸。”孙晶晶跑上去:“爸爸!”
    孙晓宁将车停稳,而后向两个孩子招手,两个孩子上车,车驶进院内。
    (画外音)宁宁:“这天,是我第一次坐孙叔叔的大奔,那种感觉……嘿!那才叫感觉呢!我还是劝你找个大奔坐坐。”
     
    8.院内  一座单元门口旁 夜
    张燕岭将吉普车停住、熄灯、下车、关门、回身、车门开、回身再关门、门又开。
    张宁宁从楼道口跑出来:“爸爸。”
    张燕岭上前抱起宁宁:“宝贝儿!”
    宁宁:“爸,我一听就是你的车!”
    张燕岭一脚踹在车门上,车门一撞又弹开。
    宁从岭的怀中下来,走到车门边:“爸爸,你该学会温柔一点,这样……”说着将车门一按,把改锥支在门轴上,门不再开了。
    张燕岭:“你这臭小子,走,回家,你吃过饭了吗?”
    两人向楼道里走去。宁:“没有。”
    张燕岭:“怎么又去外面玩了?说过多少回了,放学早点回家,免得让你爷爷、奶奶担心,对了,还有,不许玩游戏,玩物丧志懂吗?要好好学习,不准……”
    宁宁:“不准一个人轧马路,免得让人拐走;不准逛街,免得让汽车撞着、自行车辗着……您的五十个不准、一百个免得,我背得比课文还熟呢!”
    楼道里传出两人的声音。
     
    9.张燕岭拉着宁宁进屋
     
    10.屋里
    宁宁奶奶出来 :“看你父子俩一点正经也没有,快吃饭吧!都热好了。”
    张燕岭:“妈,我不吃了,十点的飞机,我得收拾一下。”
    宁宁奶奶:“那你今天还在外面磨蹭,别晚了,干什么事都一样,赶早别赶晚。”
    张燕岭:“妈,误不了,我现在不饿,一会儿孙晓宁来送我。”
    宁宁奶奶:“唉!你这孩子,反正我说什么你也没有正儿八经地听过,家里里里外外少不了一个人,我们也不能跟你一辈子的。宁宁都上二年级了……姗姗她……”
    张燕岭:“妈,看你又来了。”
    宁宁:“爸爸,姗姗是谁呀?”
    张燕岭搂了一下儿子的头:“小孩子问这干吗?快洗手吃饭。”宁宁进厕所洗手。
     
    11.北京城市夜景
     
    12.张燕岭家客厅 夜
    张燕岭往箱子里装文件等。
    宁宁进来:“爸爸,这次去外地搞实验,你能给我带什么好东西回来?”
    张燕岭:“那你想要什么?”
    宁宁:“……不好说,反正我再也不要坦克模型了,坦克代表战争,我们需要和平。爸爸,给我个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飞机模型吧,那上面有个凤凰,凤凰代表和平。”
    张燕岭:“你怎么知道的?”
    宁宁:“奶奶跟我说的。”
    张燕岭:“她还说什么了?”
    宁宁:“别的没有哇,怎么了爸爸。”
    张燕岭想了一下:“没有什么。”他去看书架上的坦克模型,他摸了摸儿子的头道:“但愿有一天这些都成为可爱的机械玩具。”
    宁宁:“我想会的,爸爸。”
    张燕岭笑着去整理行李。
    宁宁:“爸爸,我想要……反正……现在不好说……”
    张燕岭不在意:“不好说,有什么不好说的。说出来看爸爸能不能办到,你不知道爸爸喜欢竞争,没有强有力的竞争就是赢了也不光彩,你说呢,宝贝。”
    张燕岭说完转身看了眼儿子。
    宁宁犹豫了一下,道:“算了!”
    张燕岭将箱子的盖儿盖上:“算了,嘿嘿,我儿子什么时候学得也跟爸爸深沉起来了。”宁宁:“……”
    张燕岭:“你心里想什么?”
    宁宁:“不是心里想,是头脑想。”
    张燕岭转身将儿子抱起放在腿上,自己坐在床边咯吱宁宁的腋窝,宁宁笑着,并不开心的样子。
    宁宁:“……”
    张燕岭翻过儿子的身体:“宁宁,你今天怎么了?”
    宁宁:“没事儿。”
    张燕岭刮了一下儿子的鼻头:“爸爸这次回来后,给你买笔记本电脑,爸爸发誓,好了,高兴起来吧,今天晚上早点睡,明天还得上课呢。”
    宁宁:“……爸爸,你还要对毛主席发誓吗?”
    张燕岭:“你这臭小子,爸爸对周总理发誓。”
    宁宁:“你还有什么词没用到哇!”
     
    13.张家门口 夜
    孙晓宁在敲门。
    门开,宁宁奶奶露出头:“谁呀?”
    孙晓宁:“阿姨,燕岭收拾好了吗?”
    屋里传出张燕岭的声音:“好了。”
    宁奶:“晓宁,进家里坐会吧。”
    孙晓宁:“不了阿姨,让他快点,我下去发动车。”说完下楼。
     
    14.张家客厅 夜
    门口,张燕岭穿好衣服,俯身拎箱子。
    宁宁:“爸爸……”
    张燕岭:“早点睡觉。”
    宁宁:“睡不着。”
    张燕岭:“睡不着就再预习一遍明天的功课。”
    宁宁依靠在卧室门口。张燕岭想起什么回身看了一眼宁宁。
    宁宁轻道:“爸爸……妈妈是什么样儿?”
    张燕岭一怔,愣了一下,放下箱子,走到儿子身边蹲下,双手撑着儿子的脸道:“宁宁,怎么会问这个?”
    宁宁:“感觉。爸爸,我有妈妈吗?”
    张燕岭似是无言以对,宁宁眼中泛着晶亮。
    张燕岭:“答应爸爸……”
    楼下响起汽车的喇叭声,张燕岭继续道:“好好学习,听爷爷奶奶的话!”
    宁宁:“知道!”
     
    15.楼下 夜
    张燕岭将箱子放到汽车后备厢中,而后钻进车内。
    车灯亮起,被风旋起的落叶灰尘在汽车灯光中挥舞。
    单元楼内一间屋窗后透着宁宁的脸,车内张燕岭不由自主地向自家的窗户望了一眼,正看见窗后向外观看的儿子,心中不由得一动。
    (画外音)宁宁:“爸爸又走了,实际上我一天不见到爸爸心中就跟缺少点什么东西似的,平时就有这种感觉,更何况分手的时候,我很爱我的爸爸,再忙他也会和我玩上一会儿,哪怕就说一句话,爸爸有时天真得像是我的朋友,我倒是想为爸爸分一点忧愁,可我瞎操心又有什么用,反正就像奶奶说他的那样,我的话也没什么用处,说他,他也不听不是,唉!大人的事就由他去吧,我又管不了……”
     
    16.首都机场候机楼 灯光通明
    通检口,张燕岭和一个军人同孙晓宁分手告别。
    孙晓宁冲张燕岭挥手,手指做了个“OK”状,张燕岭手指呈“V”字形回应,大厅喇叭响着中英文的登机预告。
    (画外音)宁宁:“实际上爸爸走时我想对爸爸说:‘爸爸,我什么也不要,我就想要一个妈妈。’我怕有天再失去爸爸,因为我已失去了一个妈妈,爷爷说妈妈去了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这倒有点像电影里的童话。这个世界很大吗?”
     
    17.飞机上 座舱
    并排坐着张燕岭和他的战友魏严。
    张燕岭扭头看着窗外的黑幕,实际上他什么也看不见,看到的只是钢化玻璃映出的他自己的影子。
    魏严侧头斜着眼看张,见他不理自己,便用胳膊顶了顶张燕岭的腰:“怎么,想儿子了?”
    张燕岭:“没有……”
    魏严:“哼!别欺骗自己了,你就这么忍心让他一辈子没有妈妈……”
    张燕岭去看魏严:“都已经七年了。”机舱回荡着空姐的飞行预告。
    张燕岭看着一个空姐,想象着夏姗的音容笑貌。
     
    18.(闪回 )同样是机场候机楼 日
    坐在座椅上的夏姗看着手里一张婴儿的相片。
    婴儿相片特写(宁宁满月照)。
    大厅里回荡着登机预报。
    她站起身,手把相片往自己的衣兜里揣。
    一个身材高大的老外匆忙路过时撞了她一下,她去提被撞向一边的手拉的行李。那张婴儿相片掉在地上。
    老外用中国话向她说对不起,她用英语回答没关系。
    夏姗看了看手表,走向通检口,在里面,她回头看了眼外面的大厅,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她一脸失望地扭过头去,汇进那走向登机甬道的人流中。
    大厅里,走过一个人,张燕岭,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看着进入通检口的人流。
    他扭头回身时发现不远的座椅边地上的一张相片,他走了过去,拾起来:看着儿子的相片,久久地……
     
    19.(现实)飞机上
    张燕岭从兜里掏出一张儿子的相片(7岁左右),看着。
    旁边的魏严看见便道:“真快,一晃都七年了,现在的孩子们多幸福……”
     
    20.育英学校 日
    门口,一个戴红箍的老头拿着一把笤帚扫门口石灰地上的积水。
    校园内空无一人,从教室传来琅琅的整齐的读书声。
     
    21.育英学校  二·一班教室 日
    新来的女班主任钱老师拿着一个课本在班组间的过道上走着。
    钱老师:“对了,同学们说得都很对,大熊猫是我们国家的一级保护动物,我们国家地大物博,动物有很多种,有天上的、地下的、大的、小的、有名的、没名的,同学们你们能说出多少种啊?”
    同学们乱起来:“猪”“马”“牛”“羊”“蚂蚁”“老鼠”“耗子”……“老鼠跟耗子一样,我说过了。”
    “不一样,耗子小,老鼠大。”
    “小耗子长大了就是老鼠。”
    钱老师手往下压压课本:“好了同学们,一人说一个,不许重复好吗?从魏钦钦开始。”
    魏钦钦(魏严女儿)站起来:“猴!”
    她坐下,后一个起来:“老虎!”……“狮子”“蜘蛛。”
     
    22.张宁宁家 日 客厅
    宁宁奶奶正擦着茶几。
    门铃响起,宁奶停下来,开门。
    门口亭亭玉立着一个戴墨镜的姑娘。
    宁奶一怔:“你是?!……你找谁?”
    女人稍一犹豫:“是……宁宁家吗?”
    宁奶:“对,您是……”
    女人摘下墨镜,看着宁宁奶奶,
    (两人几乎同时)宁奶:“……姗姗!”
    女人:“妈……”
     
    23.育英学校  二·一班教室 日
    一个同学:“恐龙!”他坐下。
    轮到孙晶晶(孙晓宁女儿),她站起来:“糖醋鲤鱼!”
    小同学们一下子笑起来。
    孙晶晶看着四周,不以为然的样子:“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班主任钱老师看了看孙晶晶:“‘糖醋’这个定义词先去掉,鲤鱼,鲤鱼是鱼的一种,鱼的种类又有很多种……”
    她去看孙晶晶:“孙晶晶同学请坐!”
    孙晶晶坐下,后面一个站起来:“狗!”说完便坐下。
    后面的张宁宁站起来:“人!”同学们又是一阵哄笑。
    钱老师一愣,像是没有听清:“什么?”张宁宁:“人!”
    同学们又是哄笑。钱老师:“为什么……宁宁同学?”
    张宁宁:“因为人是高级动物!”
     
    24.育英学校 下课铃响了
    小同学们拥出教室跑向操场,玩起各自的游戏。
    张宁宁走出教室,几个男孩跟在后面,一个道:“宁宁,哦不,高级动物,咱们玩什么?”
    张宁宁气道:“去你的,没劲!”
    另一男孩:“得,这一下就瞧不起我们了。”
    一个男孩:“人家是高级动物嘛!”
    孙晶晶走过来拨开男孩:“你们干什么?欺负人呀?他爸爸是开坦克的,不老实让他爸爸开坦克轧你们。”
    一个男孩子:“去去去,我们在和高级动物说话,没跟你讲。”
    孙晶晶:“你们和他一样,都是人,你们也是高级动物。”
    一个男孩子:“我们不是动物!”
    孙晶晶:“是!这叫逻辑!”
    另一个男孩:“逻辑?哎,她会说逻辑这个词儿耶。”
    几个男孩笑起来。
    张宁宁拉了一把孙晶晶:“别理他们。”
    而后小声对晶晶道:“他们是低级动物。”说完两人笑着跑开。
     
    25.宁宁家客厅 日
    宁宁奶奶和夏姗坐在沙发上。
    夏姗:“妈,你老了。”
    宁宁奶奶:“岁月不饶人啊,哪有不老的呢。”
    夏姗:“妈,这几年你好吗?”
    宁宁奶奶:“好!唉,就是……宁宁这孩子,从小也没个妈……”她去看夏姗。
    夏姗低下头,两人稍一沉默。
    夏姗:“妈,这次我回来想跟你商量一件事儿,我也只能跟您说……”
    “你还认我这个妈……”
    “不管我跟燕岭怎么样,你都是我的妈,这七年来多亏了你对宁宁的照顾。”
    “有妈和没妈的孩子就是不一样,你我都是当妈的,这点做母亲的想法都会一样的……七年了,七年了你在那边还好?”
    夏姗抬起头,眼中涌动着泪水:“我知道燕岭不会答应我的要求的,就像当初他不同意孩子跟我一样。”
    宁宁奶奶:“感情这东西谁也说不好,他父子二人的感情太深了,你不可能把他两人分开。再说七年了,七年里宁宁对你是一片空白,这方面的事我不可能帮你什么忙,更何况燕岭又去了外地搞坦克实验去了,你和他也处了那么多年,好歹夫妻一场,你多少也该了解他的……”
    她看着夏姗的眼睛:“我知道,不管怎么样,你毕竟是宁宁的亲生的母亲啊。”
    夏姗站起来,走到客厅墙边,看着一张合影照,上有:张燕龄、宁宁、宁宁奶奶、宁宁爷爷。
    夏姗:“宁宁都这么大了……”她回身看着宁宁奶奶。
    宁宁奶奶:“是啊,可淘气了,长得多像你。”
    夏姗坚定地道:“妈,为了孩子,该给他自己一条路,让他选择,这是为了他的将来,燕岭这样限制他,无疑是在害他,是一种无形的枷锁在束缚着他,宁宁可塑性很强,是个好苗子,他应当接受西方文化,受美国高等教育,让他走出去,看看世界……
     
    26.阳台的窗台上 日
    几只小鸟落在上面欢快地雀跃着。
     
    27.屋内
    宁宁奶奶:“你就那么自信宁宁会跟你走?更何况这七年间……唉!不说了,宁宁还小,他也做不了自己的主。你还知道来这看看,心里还惦记着孩子,我们大家就很欣慰了。你父母去世得早,在外面也没个照应,可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呀,你自立又自强,我们大家也很放心。”
    夏姗:“大卫很理解我,虽然他有钱,但他并不是那种很随意的外国男人。我们之间是有感情的。您是做母亲的,您应该知道一个女人需要的是什么。”
    宁宁奶奶:“你七年前嫁给那个美国人就是因为他很理解你?让一个老外来理解东方人的文化和感情?笑话!”
    夏姗:“妈,您……”
    宁宁奶奶:“钱固然很重要的,但钱这东西是打动不了人的感情的,你有没有考虑过,你是要一个钱财的继承人呢,还是一个真情可爱的儿子?好像燕岭说过:‘靠钱堆积起来的东西多半是虚的’,往往也是不真实的。”
    宁宁奶奶走到阳台的门边看着外面。
     
    28.阳台上的小鸟受到惊吓飞走了
     
    29.同上 屋里
    夏姗看着宁宁奶奶在门口的背影说:“我既要儿子,也要他做合法的继承人。妈,您还不了解我吗?我需要的是一个纯正中国血统的儿子!”
    宁宁奶奶回过身来:“……这事儿……你跟燕岭讲过吗?”
    “我会说服他的,妈,我不是在同他争儿子,宁宁去了美国可以尽早地了解那的一切,从语言、生活习惯、为人处世、教育程度、社会制度等等,这对他的成长是很有帮助的。”
    “我觉得……这事儿,悬乎。”
    “妈,宁宁同样是他的儿子,我想我们相处一段时间会有感情的,我想我七天所做的要比燕岭七年所给予宁宁的还要多,妈,请你相信我。”
    “未必会是如此,你就是把他带走了,也未必能带走他的心。”
    “他可以选择,以后还可以回到中国来。”
    “这就不好说了,人都会变的。”
    “妈,燕岭什么时候回来?”
    “大概一个星期吧。”
    “我等他,我会和他谈妥的,我宁可将华人公司的部分股份给他。”
    宁宁奶奶摇了摇头:“你难道还不了解他吗?”
    “……妈,我想跟宁宁见见面。”“都是做母亲的,孩子终归是自己身上的肉啊,我也不为难你,但是你别吓着他,更不要对他讲什么,他就快放学了。”说完向客厅墙上的罗盘钟表看了一眼:“姗姗,你自己削苹果,看光顾说话了。”
    夏姗站起来,打开随身带的公文箱,取出一个红方盒,打开,是一条金灿灿的项链,她走到宁宁奶奶身边:“妈,您闭上眼。”
    宁宁奶奶:“你这丫头还和以前一样。”
    夏姗将项链戴在宁宁奶奶的脖子上:“好了,您看。”
    “什么?”夏姗把宁宁奶奶推到镜子前,宁宁奶奶一见忙去解。
    夏姗含泪,像是受到莫大的委屈,宁宁奶奶见状便停了下来。
    夏姗:“妈……没别的意思……宁宁不跟我走,我也希望您收下,只是女儿对你的一片心意。好歹我也曾是你的女儿。”
    宁宁奶奶抚摸着夏姗的头:“你这孩子,你的心意妈领了,只这些就够了。”
    夏姗回身从另一箱中取出一套意大利老年装,抖开,而后套在宁宁奶奶的身上:“妈,你看……多好看。”
    宁宁奶奶:“我都是老太太了,还穿这个。”
    夏姗:“革命人永远是年轻嘛。”宁奶停下,双手扳住夏姗:“你还喜欢吃饺子吗?”
    “喜欢!”宁宁奶奶用手捋了一下夏垂在脸庞的秀发:“七年了,你还是那个样子,只是越来越好看了,难得你还保持着中国人的本性,自然才是最美的。上次楼上的英子从国外回来,眼描得像个熊猫,嘴涂得像电视上唐老鸭的老情人。”
    “妈,你还喜欢我吗?”
    “喜欢,要是我们还和从前那样该多好……咳,看我这老糊涂,不提了,你快洗洗脸,免得宁宁回来见你这副模样……哎?”
    “怎么?”
    “宁宁回来让他怎么……称呼你……”
    “……就叫阿……阿姨……”夏姗说完转身进了洗手间。
     
    洗手间。
    夏姗用冷水冲着脸而后抬脸对着镜子:不知是泪是水……
     
    30.宁宁家厨房 日
    宁宁奶奶在和面,边和边说:“馅是现成的,现包现煮,哎,你们美国人……”
    宁宁奶奶发觉自己失语,摇了摇头:“咳!这话问的,你在美国吃什么馅儿的饺子呢?”
     
    31.客厅 日
    张宁宁进客厅,喘着粗气,把后背的书包扔到沙发上,嘴里嘟囔着:“嗨,这回我可倒霉了,本来就我没外号,这下可好,高级动物!真没劲。”
    厨房里宁宁奶奶自言自语:“你说这饺子什么馅的最好吃?”
    客厅宁宁听见便答道:“什么馅的?白菜、萝卜、茴香、韭菜、藕、芹菜、大葱……你包什么我就吃什么呗!”
    孙晶晶悄悄地走到宁宁身后猛地伸出一张光碟,宁宁吓了一跳:“你捣什么鬼?!”
    孙晶晶:“狮子王9!”
    宁宁:“什么狮子王,毛驴王我也不看,长大了我要拍一个猪八戒大闹狮子。”
    孙晶晶:“吹牛不上税,不看拉倒,还毛驴呢,上课时你怎么不说毛驴这个动物呢!”
     
    32.同上
    宁宁奶奶端着面盆进来:“哎哟,你这臭小子什么时候窜回来的。”
    孙晶晶:“代奶奶好!”
    宁宁奶奶:“晶晶,在这吃饺子吧!”
    晶晶:“代奶奶我不吃,一会儿我妈妈带我去吃麦当劳。”
    宁宁奶奶故意道:“麦当劳?!麦子还能烙着吃啊,这有什么味儿啊。”
    宁宁:“得了奶奶,您也甭费劲了,晶晶是越来越洋气了。您到她家去看一看,睡法国的席梦思,刷高露洁,喝雀巢,坐麦当劳,当必胜客,就差没尝偿美孚的石油了。我说这话的时候这几家公司应该给我广告宣传费。”
    孙晶晶噘着嘴:“你真逗,汽车才喝石油呢!”
    宁宁奶奶放下面盆:“什么乱七八糟的一堆,你小小年纪脑袋瓜都装了些什么玩意儿,等你爸爸回来了一考你学习别狗屁不是,今天老师讲的是什么?”
    宁宁:“得了您,您就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了。”
    晶晶:“代奶奶我走了。”
    宁宁奶奶:“晶晶,有空来玩。”
    晶晶:“唉!”
     
    33.同上
    宁宁:“奶奶,这是谁的包呀?不会爸爸回来了吧?”
    宁宁奶奶:“没有。”
    “那是谁的?”宁去摸箱子:“啊,里边好香啊,噢,好像在哪闻过,对了,钱老师就这味儿,上课时她老在我的身边晃来晃去的,影响我的注意力。”
    夏姗从洗手间出来,眼睛微微有点红,刚洗过的脸有点苍白,但仍不乏青春的俏丽。
    宁宁见一个阿姨突然出现,不由得一愣。
    宁宁奶奶:“宁宁,还不快叫阿姨。”
    宁宁:“阿姨……你好!”
    夏姗拥上来:“你是……宁宁……”双手按住宁宁的肩膀。
    宁宁:“阿姨,你是找我爸的吧!”
    夏姗忍住泪水:“喔,功课学得怎么样?”
    宁宁挠挠头:“一般吧!”
    夏姗:“可不要满足呦,小男子汉大丈夫就要往前赶,超过他们!”
    说着夏姗将手攥成拳头。
    宁宁:“阿姨,你从哪儿来?”
    夏姗:“一个并不遥远的地方。”
    宁宁想了一下:“哦?!哎呀,你事先没有同我爸爸通电话?”夏:“就是通了电话,阿姨也要来北京的。”
    宁宁:“阿姨,我爸爸也去了一个并不遥远的地方,可我总也弄不清那个地方到底在哪儿。”
    夏姗:“怎么想去?阿姨随时可以带你去。”
    宁宁:“真的,看我爸爸开坦克,明天大礼拜,明天走,后天回来。”宁奶奶走过来:“宁宁,阿姨走路累了,让阿姨休息一会儿,帮奶奶剥点蒜,一会儿下饺子。”
    宁宁:“唉,阿姨您歇会吧。”
    夏姗微笑:“你去吧,哎,等等!”说着从包里掏出包装精制的巧克力,打开塑封:“这些,送你。”
    宁宁:“真的。”伸手要接,却看看奶奶。
    宁宁奶奶:“拿着吧,馋猫儿。”
    夏姗微笑:“晚上我们出去吃,麦当劳、必胜客,牛肉面大王、汉堡包……把你想吃的咱们都吃个遍。”
    宁宁又看看奶奶,随即一笑:“阿姨,你在开玩笑吧?”
    夏姗:“若你高兴我们天天在外面吃。”
    宁宁一咧嘴:“我感觉自己很奢哎。真比晶晶还晶晶呢,阿姨你有那么多时间吗?”
    夏姗:“当然有,只要你高兴,我什么都会做到的。”
    宁宁奶奶:“好了快去剥蒜吧,吃完了,下午还得上课,别耽误了。”宁宁上阳台上剥蒜。
     
    客厅的方桌边——
    宁宁奶奶和夏姗包饺子。
    夏姗说:“我想明天带宁宁去外面玩玩。”
    宁宁奶奶停住手里的饺子,抬头看着夏。
    夏姗:“您放心,”她看了一眼阳台,她小声道:“妈,我不会把宁宁骗走的,我不是那种人,再说宁宁也不会跟一个……陌生人走的!”
     
    34.宁宁家餐厅 日
    餐桌前坐着夏姗、宁宁、宁宁奶奶。
    宁宁伸着脖子,用筷子往嘴里拨饺子,烫得他直唏溜。
    夏姗怜爱地:“慢点,别烫着。”
    宁宁奶奶:“端起碗来,看你那没出息样儿,多让人笑话。”
    宁宁嘿嘿一笑,鼻头上渗出的汗和饺子的蒸汽融在一起。
    夏姗怔怔地看着张宁宁,手中的筷子却一直停着。
    宁宁吃了一半停住,见夏姗正看自己便不好意思起来:“阿姨,你为什么不吃?是烫了吧,我给你用凉水冲一下吧。”说着就起身。
    宁宁奶奶:“行了你,吃你的吧,你别以为别人都像你一样啊。”此时厨房的锅里冒出水来,宁宁奶奶去厨房。
    宁宁小声道:“别理她,岁数大的人就爱唠叨。”
    夏姗嫣然一笑。
    宁宁伸手握住夏姗的手腕:“阿姨几点了……得,我该颠了,不然就迟到了。”
    说完就跑进客厅背起书包冲到门口,在门口他又停住回头看夏姗:“阿姨,晚上真的带我吃麦当劳?”
    夏姗:“真的!”
    宁宁:“阿姨,你不走吧!”
    夏姗:“阿姨等你,不走!”
    宁宁走到夏的一边:“别跟爸爸一样骗我,麦当劳吃的不能等吧,要等就过期了,吃的不会更新换代吧!”
    夏姗:“我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办到的,晚上我来接你。”
    宁宁:“那我们拉钩!”两人的手指一勾,宁宁:“定了啦。阿姨我等你,奶奶我上学去了。”说完跑到门口带上门出去了。
    宁宁奶奶端着一碗汤,上面漂着泛青的香菜叶:“这小子也不喝点汤,刚喝完就疯跑,从来就没听过话。”
    说完却见夏姗脸上涌着泪水。
    宁宁奶奶默默地坐下来,用筷子搅碗里的香菜叶……
     
    35.宁宁上学的路上  日
    (画外音)宁宁:“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今天下午特别高兴,早就把上午高级动物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中午逃出来是怕奶奶催我非把饺子吃完,再去喝什么片汤,那我还哪有地方盛麦当劳哇,谁叫奶奶说我没出息来着。实际上,麦当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阿姨会不会来接我,拉了钩阿姨就不会反悔了吧,对了,这个阿姨有点特别,反正……反正给我的第一印象不错,倒有点像一个人,到底像谁来着……”
    宁宁过学校门口前的马路,一辆车“吱”地刹住,把宁宁从回味中惊醒。司机探出头:“你有没有长眼睛!”
    宁宁跑过去,在校门口,回过身看着远去的汽车,一脸的委屈。
    他噘着嘴:“叔叔骂人多不文明。”
    门口戴红箍的值班老头过来摸了摸宁宁的头:“小同学,过马路要小心点儿,快去教室吧,马上打上课铃了。”
    宁宁穿过空旷的操场。
     
    36.某边疆某坦克实验区域  风雨交加 气候恶劣
    某新型坦克正在进行某项气候抗击实验 。
     
    37.北京城市夜景
     
    38.北京 某麦当劳餐厅 夜
    张宁宁津津有味地吃着,夏姗怜爱地看着他。
    宁宁边吃边抬头:“阿姨,你怎么不吃?”
    夏姗:“阿姨看你吃!”
    宁宁:“阿姨您也吃吧!光看又看不饱,吃吧!呵。”
    夏姗笑着:“宁宁好吃吗?”
    宁宁:“好吃。”说完他自己也不吃了。
    夏姗:“宁宁,怎么不吃了。”
    宁宁:“阿姨您是不是喜欢我?”
    夏姗:“你说呢?”
    宁宁:“那你为什么带我吃麦当劳!”
    夏姗:“因为阿姨喜欢你呀!”宁:“为什么喜欢我?”
    夏姗:“因为喜欢所以才喜欢你呀?”
    宁宁被逗笑:“阿姨你这叫什么逻辑?”
    夏姗也被宁宁的可爱所渲染:“你怎么会用逻辑这个词儿……那逻辑怎么解释呢?”
    宁宁:“啊,这个是晶晶的口头禅。”
    夏姗:“口头禅?”宁:“就是口头语。”
    夏姗:“口头语,挺有意思,那你的口头语是什么?”
    宁宁想了想(闪回:学校门口,司机刹车,“你有没有长眼睛!”)(现实)夏:“口头语还用想吗?”
    宁宁:“魏严叔叔的口头语是把一个词拆开,比如谦虚,他会说‘谦什么虚呀!’”
    夏姗一笑:“阿姨是在问你自己,不要讲别人。”
    宁宁:“我的口头语是把一个词儿……怎么说呢,就是再重复一遍,比如……你比阿姨还阿姨!”
    夏姗心中一动:“比阿姨还阿姨?啊,这很好玩,能跟阿姨讲讲是什么意思吗?”宁宁看看左右,而后向夏招手,夏伸头去听,宁宁嘴动了一动却没说出口,夏姗侧头看他:“怎么?”
    宁宁:“唉,只能意会,不可言传!”夏微笑着伸手刮了一下他的鼻头:“你这小淘气包。”
     
    39.新长安街沿线的夜景
    车流中的一辆皇冠的士。
    宁宁被夜景所迷恋:“阿姨……”
    夏姗:“怎么?”
    宁宁:“我有一种当事者迷、旁观者清的感觉。”
    夏姗:“小讨厌,用词不当,跟谁学的?”
    宁宁:“我爸爸,我爸爸走时跟孙叔叔说的。”
    夏姗:“再想想现在的感觉用什么词来形容更合适啊?”
    宁宁想了一下:“身在福中不知福吧!”
    夏姗:“也不完全对,不过比刚才那句强,这句又听谁说的?”
    宁宁:“奶奶,我爷爷也说过,爷爷说他们小时候,点油灯、吃树叶饼子……阿姨,你说我们中国人在国外开个树叶饼子店会不会跟麦当劳一样赚钱呢?”
    夏姗笑着往外一指:“你看那是什么地方?”
    宁宁:“中南海,阿姨你还考我呢。”
    夏姗:“阿姨在北京待过十几年呢。”
    宁宁:“十几年,那你都干什么?”夏:“工作呀,学习呀。”
    宁宁:“阿姨,你现在做什么的?”夏:“阿姨是做生意的。”
    宁宁:“做生意的,对了阿姨,你是同我爸爸做生意的吧。”
    夏姗:“也不完全是。”
    宁宁:“你可别同他做。”夏:“为什么?”
    宁宁:“我跟你好才这么说,我爸爸要是做生意肯定赔,他从来就不知道赚钱的滋味。”
    夏姗:“是吗?”
    宁宁:“真的。你和他一起做准赔!”
    夏姗一笑:“宁宁,你长大了要做什么?”宁宁:“……不知道。”
    夏姗:“不论做什么要听爸爸妈妈的话。”夏说完便发觉自己的失误。宁宁仰头眨着眼睛看着夏姗:“阿姨……那你给我做妈妈可以吗?”夏眼含泪水。
     
    40.中央电视台发射塔 旋转大厅 夜
    京城夜景全貌尽收眼底。
    宁宁:“啊,真漂亮!你知道阿姨,那边是中华世纪坛。”
    夏姗被宁宁的可爱所感染。
    宁宁:“阿姨,你住的那个并不遥远的地方在什么地方呀?”
    夏姗:“你猜?”
    宁宁:“世界这么大,怎么能猜得到。”
    夏姗:“在美国纽约。”
    宁宁:“阿姨,北京好,还是纽约好?”
    夏姗:“都好。”
    宁宁:“只能选择一个。”
    夏姗:“……那阿姨问你,爸爸好还是阿姨好。”
    宁宁:“都好。”
    夏姗:“只能选择一个。”
    宁宁:“……那我就没法选择了。”
    夏姗将宁宁搂在怀里。
    宁宁抬头见夏流了泪:“阿姨,你怎么了,你哭了。”夏:“没有,阿姨是高兴。”
    宁宁:“阿姨,我说错了吗?”
    夏姗:“没有,没有……”
    她把宁宁抱在怀里:“宁宁今后要好好学习,长大了要做大事……”
     
    41.城市夜景
    (画外音)宁宁:“那天晚上我不知道阿姨为什么哭了。晶晶哭过,可她是小孩子,大人也会哭,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我喜欢和爸爸在一起,也喜欢和阿姨在一起,反正感觉就是不一样。那晚阿姨带我绕二环、三环还有新建的四环转了一大圈。驾驶员叔叔边上有一个小方盒,上面的字老在变,后来晶晶告诉我,那蹦的不是字,蹦的是钱,忽然间我有一种无形的感觉,嗯,更严格意义上地说是一种犯罪的感觉。爸爸知道了一定会生气吧!花了阿姨那么多的钱,晶晶说阿姨哭是因为我花她的钱太多了,要是这样,阿姨你能原谅我吗?我是有些不懂事,就像爸爸讲过的。”
     
    ......
    (未完)如需要阅读全文请购买《万博体育网站》杂志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内容:
最新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