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首页 > 2018杂志期刊 > manbetx官方 > 第11期 > 末代王妃
  • 末代王妃(饶曙光 杨宓)
  • 1.成都沿江路  傍晚  外
    看似毫无雨兆的天空,突然间乌云密布,瞬间飘落一阵密集的雨丝。
    一个三十来岁穿着绿色外套的女子,情绪低落地站在江堤上,下面是滚滚的江水,雨落在身上也浑然不知的模样。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用胳膊遮着头,躲雨跑着路过女子所在的江堤。
    男子看到了雨中的女子,不由放缓了脚步,思量了一下,感觉不对连忙奔上前,一把把女子从江堤边拽了回来。
     
    2.咖啡厅  傍晚  内
    这是一间环境不错的咖啡厅。有人在独自品着咖啡,也有两人窃窃私语的。
    一个男服务生端来两杯咖啡,放在男子和那位女子面前的卡座上,然后离去。
    女子用勺搅动着杯子中的咖啡,神情依然带有几分痛楚。
    男子端起自己的杯子,喝了一口,对女子道:“刚才吹了风淋了雨,喝杯咖啡身子暖和。”
    女子表情依然木讷。
    男子对女子:“你先喝着,我去个洗手间。”
    女子这才微微颔颔头。
    男子站起身走向洗手间的方位。
    女子把头掉向窗外。
     
    (镜头转换)男子从洗手间出来走向卡座,女子的座位已空了,桌上放着她喝了的空咖啡杯。
    男子四下望了一下,仍不见那女子,问走过来的那位男服务员:“请问刚才坐在这里的女子去哪了?”
    男服务生:“走了。”
    男子惊讶:“走了?!”
    男服务生:“她让告诉你,谢谢你的咖啡。”
    男子发现女子座位上落下一本册子,随手拿起追出了门。
     
    3.咖啡厅门前  傍晚  外
    阵雨已停,姑娘不知去向。
    男子下意识地看着手中的那本册子,是雅安西康博物馆的参观券,并附带印有宣传资料。
     
    4.男子家卧室  夜  内
    卧室内布置简洁,给人舒适干净之感。
    男子从浴室洗了澡穿着浴衣出来,躺在床头,拧开床头灯,随手翻看那本女子落下的册子。
    床头柜上摆放有一张一个5岁左右小男孩的照片,显得机灵可爱。
    宣传册中,有关末代王妃肖淑明的介绍吸引了男子,文中还配有彩色照片。
    男子翻阅后思考着什么。
     
    5.雅安西康博物馆  晨  外
    雅安西康博物馆坐落在城边的张家山上,是一所民国时期的建筑,原为西康明德女子中学校址,不久前辟为西康博物馆。
    男子来到雅安西康博物馆,抬头看了看牌匾和嵌在砖墙高处的“西康明德女子中学”几个字,然后走了进去。
     
    6.博物馆办公室  晨  内
    接待男子的是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年轻姑娘李蔷薇。
    男子:“我叫王炳坤,昨日在这里有没有见过一个穿着绿色外衣,长发披肩,长得挺好看的女子。”
    李蔷薇不满地看了他一眼:“怎么,追姑娘追到这里来了?”
    王炳坤:“说什么呀!”拿出了那张参观券,“昨晚在成都的河边,我见她情绪低落,于是拽走了她,可随后转过背,她却不见了,从她落下的参观券时间看,昨天她应该是来过这里。”
    李蔷薇:“你怕她出意外?”
    王炳坤点点头。
    李蔷薇竭力回想:“你这样一说,我好像有些印象,她在肖淑明的展位前,久久驻足。”
    王炳坤:“看来她跟肖淑明有渊源。”
    李蔷薇:“这博物馆原来是明德女子中学,正是肖淑明上中学的学校。”
    王炳坤:“哦,真是巧了!”
     
    7.肖淑明展览前  日  内
    王炳坤独自在肖淑明的展览介绍前观看。
     
    字幕:1944年冬
    8.雅安街头  日  外
    年轻时的肖淑明与同学们在街头做抗日宣传,肖淑明带头朗诵着自己写的抗日诗歌。
    台下一个身材高大、穿着汉人服装的人在看着,那人是喇宝臣,泸沽湖的土司。
    肖淑明她们朗诵完,喇宝臣大声叫喊:“好!”
    他的这一声叫好,引起了台上肖淑明的注意。
    肖淑明她们离去后,喇宝臣仍看着远去的肖淑明。
    喇宝臣的大管家上前:“土司大人,人已走远了!”
    喇宝臣这才回过神来:“你快去打听一下,那领唱的女学生是谁?”
    大管家:“这是汉家姑娘,没有我们那里走婚的风俗!”
    喇宝臣急道:“谁说我要走婚了?”
    大管家:“那土司大人的意思?”
    喇宝臣:“按汉人的规矩,我要明媒正娶。”
    大管家大吃一惊,张大了嘴巴:“啊——”
     
    9.明德中学  日  外
    毕业典礼在操场举行。
    毕业的几十个同学在下面坐着,肖淑明和她的同学翁丽雅坐在一起。
    校长在讲话:“同学们,今天你们就从学校毕业了,每个有志儿女要把学到的知识,用于报效国家,驱逐倭寇,共建华夏伟大的民族!”
    校长讲完话,同学们热烈地鼓掌。
     
    10.西康省府刘文辉办公室  日  内
    身穿长衫的省主席刘文辉和喇宝臣坐着。
    刘主席:“如今你已是摩彝联防司令,保一方平安责任重大。”
    喇宝臣站了起来:“谢刘主席信任,我一定不辱使命!”随后嗫嚅道,“我有一个请求。”
    刘主席盯着他。
    喇宝臣却迟疑起来。
    刘主席:“你说吧,怎么像大姑娘一样扭捏起来?”
    喇宝臣鼓足勇气:“我想娶汉家姑娘为妻,请主席为我做媒。”
    刘主席盯了他片刻,哈哈笑了起来:“我说一向雷厉风行、叱咤一方的摩梭土司,今天怎么扭扭捏捏的,像个小媳妇。”
    喇宝臣憨厚地笑了起来,摸了摸脑袋。
    刘主席看着喇宝臣:“告诉我,怎么想起娶汉家姑娘了?”
    喇宝臣:“我识不了几个汉字,省府、州府的文书,我得跑到几十里外的县城甚至更远的西昌请人翻译,少则几天多则十几天才能知晓。如今主席既然委我摩彝司令之职,我怕误了大事。如娶了汉家姑娘,主席的命令我立即就会照办。”
    刘主席:“如此说来有几分道理,好吧,我就叫人去寻觅适合的人选。”
    喇宝臣:“报告主席,我已有一个中意的人。”
    刘主席看着他:“谁家的姑娘?”
    喇宝臣:“军需部肖将军的女儿。”
    刘主席:“肖淑明?”
    喇宝臣:“正是。”
    刘主席指着喇宝臣:“那可是才貌双全、有胆有识的姑娘,还真得佩服你的眼光。”有些担忧地,“不过这是儿女之事,是不能下命令的,就是不知肖家的能不能同意。”
    喇宝臣:“只要刘主席肯做媒,肖家会同意的。”
    刘主席:“成人之美是好事,不过肖家同不同意可得另说。”
    喇宝臣欣喜道:“喇宝臣谢过刘主席。”
     
    11.雅安街头  日  外
    肖淑明和同学翁丽雅一同兴奋地走着。
    肖淑明高兴地唱起了《毕业歌》:
     
    同学们,大家起来,
    担负起天下的兴亡!
    听吧,满耳是大众的嗟伤!
    看吧,一年年国土的沦丧!
    我们是要选择“战”还是“降”?
    我们要做主人去拼死在疆场。
    ……
     
    翁丽雅:“肖淑明,你对今后有什么打算?”
    肖淑明:“我要当兵去抗日前线。”
    翁丽雅:“好呀!我们一同去!”
    肖淑明:“一言为定!”两个姑娘嘻嘻地笑了起来。
     
    12.肖淑明家  夜  内
    肖淑明和母亲及妹妹在客厅聊天。
    肖母:“你们爸今天怎么了,这么晚了还没有回家?”
    肖淑明:“爸不是打电话回来,说刘主席找他有事吗?”
    正说着,肖父拎公文包进了家门。
    肖淑明连忙上前接过父亲的公文包。
    肖母起身,关心地问:“吃饭了吗?”
    肖父:“吃过了,刘主席家吃的。”但肖父的神情有些严肃。
    肖母:“怎么了,愁眉不展心的样子,发生了什么事吗?”
    肖父对肖淑明:“你带妹妹去屋里,我跟你妈说说话。”
    肖淑明:“嗯!”拉着妹妹去了里屋。
    肖父:“今天刘主席找我去是为了我家淑明的事。”
    肖母纳闷:“淑明的什么事要劳刘主席?”
    里屋。
    肖淑明妹妹:“姐姐,我要喝水。”
    肖淑明拿起桌上的杯子外出倒水。
    (画外)肖父:“刘主席做媒,把肖淑明嫁给泸沽湖的喇宝臣土司。”
    肖淑明听见一愣,不由停下了脚步。
    客厅。
    肖母:“你是说盐源县的泸沽湖?”
    肖父点点头。
    肖母连忙道:“不行,咱们女儿可不能远嫁!”
    肖父:“我也这样说,可刘主席说是喇宝臣看上了咱们女儿,又事关民族团结,摩彝稳定,要我们顾全大局。”
    肖母:“可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咱们女儿也不会同意。”
    肖父起身从公文包中拿出一张报纸:“这报上都登了,下礼拜天在西康饭店举办婚礼。如果不同意,不但喇宝臣下不来台,刘主席脸上也没有面子。”
    肖母有些愤怒:“他怎么能这样干,这不是逼婚吗?”
    肖父:“咳——”一声叹息。
    过道。
    肖淑明依然愣着。
    里屋传来妹妹的咳嗽声,把肖淑明从发愣中唤醒,她盯了一下手中的杯子,进到了厨房。
     
    13.西康饭店  傍晚  内
    喇宝臣在客房里焦急地来回地走着。
    大管家走了进来,喇宝臣急忙问:“肖家有回话吗?”
    大管家摇摇头。
    喇宝臣有些垂头丧气:“要是今晚还没有肖家的消息,明天的婚礼就得取消。”
    大管家:“这报上的消息和请帖都发出去了,酒席也订了,刘主席还要作为证婚人呢,这要是取消婚礼,可就成了咱们天大的笑话。”
    喇宝臣着急道:“看来不该以这样的形式逼肖家,可事到如今如何是好?”
    一个随从进来报告:“土司大人,西康日报的一个见习记者前来采访。”
    喇宝臣烦躁地摆手:“不见、不见!”
    戴着鸭舌帽扮着男装的肖淑明,胸前挂了部相机,假扮记者走了进来,看着喇宝臣:“你就是那位要娶肖淑明的土司?”
    喇宝臣:“怎么,不像吗?”
    随从一旁责怪肖淑明:“怎么不等我通报,就擅自闯入?”
    肖淑明四下瞧了瞧:“看来土司大人好大的派头。”
    大管家:“一个小小的见习记者,敢给我们土司大人这样说话,荒唐!”
    肖淑明盯着大管家:“土司大人没有得到肖家的承诺,就敢登报举办婚礼,不更为荒唐吗?”
    喇宝臣被数落来噎住了,气不过地指着肖淑明:“你——”
    肖淑明再定眼看喇宝臣,(闪回)喇宝臣在街头看他们抗日宣传时的叫好。(闪回完)
    肖淑明紧绷的脸有所松弛下来。
    喇宝臣叹了口气:“我知道这样做有些唐突,也是没有办法,不是给急的吗?”
    肖淑明装模作样地打开手中的笔记本,记录着。
    肖淑明:“可你考虑过肖家要是还不回话,你这明天的婚礼不就泡汤了吗?到时你如何下台?”
    喇宝臣:“要是那样我这张脸可没有地方搁啰?”
    肖淑明:“读者很关心你为什么要娶肖淑明,她可是汉人?”
    喇宝臣:“我们泸沽湖地处川滇藏的接合部,远离雅安,往来主要靠函件,而我们那里能懂汉字的没有,这样就很会误事。而肖淑明我了解过,她不仅貌美是学校的校花,而且品学兼优,正可做我的贤内助。”
    肖淑明:“如此说来,你不是仅因她的貌美吧?”
    喇宝臣举手朝天:“对天发誓,我是真心喜欢她,我不能拂了神的旨意。”
    肖淑明合上笔记本:“好吧,读者会了解你用意的,告辞了。”
     
    14.西康饭店大门  傍晚  外
    肖淑明出了饭店大门,摘掉鸭舌帽,一头秀色短发散落下来,她随意地甩了甩,会意地露出一丝微笑。
    一辆人力车从她身边拉过。
    肖淑明举手示意:“车夫!”
    车夫站了下来。
    肖淑明抬腿上了车:“去肖公馆。”
    车夫:“好嘞!”起步朝前拉去。
     
    15.西康饭店  夜  内
    喇宝臣依然坐在沙发上,客厅墙上的钟已指向夜间12点。
    大管家走了过来:“土司大人,时间不早该休息了。”
    喇宝臣站了起来,重重地叹了口气,失意地起身朝套房的里屋走去。
    随从走了进来:“土司大人,有人要见你。”
    喇宝臣烦躁地:“不见、不见!”回头对大管家,“你明天去报社登条启事,就说喇宝臣和肖淑明的婚礼因故取消。”
    (画外)一个男子:“不能取消!”
    他们侧头一看,走进一个身穿便服的中年男子。
    随从生气道:“你怎么进来了?”
    喇宝臣止住随从,对中年男子:“你是谁?见我有什么事吗?”
    中年男子:“我是军需部肖主任的副官,来替肖家捎话。”
    喇宝臣:“哦,快请坐!”
    副官:“我就不坐了,说完话就走。”
    喇宝臣和大管家不知他要说什么,看着副官。
    副官:“肖家让我来告诉你,肖家同意了这门亲事。”
    喇宝臣喜出望外,但仍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副官:“准备好迎娶肖家小姐吧!”说罢转身走了出去。
    喇宝臣抓住大管家的手,兴奋道:“听见了吧?肖家同意了!”
    大管家也为之高兴:“太好了!”
     
    16.西康饭店大厅  日  内
    大厅内在举行喇宝臣和肖淑明的婚礼,各届来了不少宾客。
    喇宝臣胸前挂着大红花,一脸喜气洋洋。肖淑明头上顶着红盖头,站在喇宝臣的身边。
    肖淑明的父母则站在宾客队伍的最前面。
    刘主席面对宾客,亲自主持婚礼:“今天是摩梭土司喇宝臣和肖主任之爱女肖淑明小姐的婚礼,他们的结合是民族团结融合的象征,古有文成公主和王昭君,今有肖淑明,了不起呀!在此我们深深地祝福他们!”
    所有的人都热烈鼓掌。
     
    17.宾馆客房  夜  内
    洞房花烛夜。
    喇宝臣走到顶着红盖头的肖淑明跟前,用手揭开了她的盖头。
    美目盼兮的肖淑明出现在他的眼前。
    喇宝臣仔细地看着肖淑明,发现她似曾在哪里见过。
    肖淑明猜到了他的心思:“怎么,昨天就在这里见过,”她把自己的头发绾起来,“你就不记得了吗?”
    喇宝臣恍然大悟:“你是那位见习记者?”
    肖淑明开心地咯咯笑了起来。
    (闪回完)
     
    18.博物馆大门  日  外
    李蔷薇送王炳坤走出了博物馆。
    李蔷薇:“你对肖淑明的事感兴趣?”
    王炳坤:“我是研究民国时期少数民族事务的研究员,肖淑明远嫁泸沽湖,很有研究价值。”
    李蔷薇似有所悟:“是这样。”
    王炳坤:“我需要走访更多的人。”
    李蔷薇站了下来:“我姨婆曾是肖淑明的同学,下班后我可带你去拜访她。”
    王炳坤喜出望外:“是吗?太好了!”
     
    19.雅安街道  傍晚  外/内
    一辆红色轿车在大街上行驶。
    李蔷薇开着车,王炳坤坐在副驾驶,两眼看着街景。
    车拐过一个弯来到李蔷薇姨婆家的公寓前停下。
    他们从车上走了下来。
     
    20.李蔷薇姨婆家门前过道  傍晚  内
    李蔷薇带着王炳坤出了电梯,来到她姨婆家按响了门铃。
    开门的是李蔷薇的表妹。
    表妹看见他们,高兴地:“我奶奶正等着你们呢。”
    他们走了进去。
     
    21.李蔷薇姨婆家  傍晚  内
    李蔷薇姨婆九十多岁了,但仍很康健。她正是当年准备和肖淑明一起去抗日前线的那位同学翁丽雅。
    翁婆婆慈祥地坐在沙发上。
    李蔷薇和王炳坤走过去。
    李蔷薇:“姨婆,”指着王炳坤,“他是省上来的,想跟您了解一下肖婆婆的情况。”
    翁婆婆点点头,指着对面的椅子让他们坐。
    他们坐了下来,李蔷薇的表妹为他们倒了茶水放到茶几上后,也在一旁坐下。
    翁婆婆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中,开始讲述肖淑明的故事。
    翁婆婆:“当年我们本说好一块去抗日前线,由于突然的婚变,改变了她命运的轨迹。”
     
    22.(闪回)雅安古道边  日  外
    喇宝臣和肖淑明以及十几名随从,启程前往泸沽湖。
    肖淑明的父母和妹妹,还有几位同学送行,翁丽雅也在其中。
    喇宝臣骑在马背上,对肖父肖母抱拳道:“岳父岳母大人,我们这就上路了。”
    肖父叮嘱:“一路山高路远,可得当心。”
    喇宝臣:“二老放心吧,我会保护好小姐的安全。”
    肖淑明也骑在一匹马背上,由人牵着缰绳。
    肖淑明泪眼婆娑:“爸爸、妈妈,你们可要多保重,原谅女儿不能在跟前尽孝。”对妹妹道,“小妹你就替我多尽些孝道。”
    妹妹点点头,不舍地喊道:“姐姐!”
    肖母抹着眼泪。
    肖淑明对前来送她的同学高声道:“再见了,同学们!”
    大家给他们挥手送别,他们一行上路了。
     
    23.崎岖的山路  日  外
    喇宝臣一行走在崎岖的山路上。
    突然前面的山头冲下几十个土匪,边跑边呐喊着。
    走在前面的大管家叫道:“不好,有土匪!”
    喇宝臣:“保护好夫人,准备战斗!”拔枪在手。
    肖淑明连忙从马背上下来。
    土匪端着枪冲到了他们跟前,将他们围了起来。
    大管家上去斥责:“这是摩梭土司的骡马队,你们也敢拦截?”
    土匪头目看着他们一行,骄横道:“我不知道什么土司,只知道有财物和女人。”看了看肖淑明,“只要你们留下财物和这个女人,我就饶你们一条活命。”
    土匪头目的话音刚落,喇宝臣嗖地飞出去,在空中啪啪两枪,两个持枪的土匪应声倒地,他落地在土匪头目跟前,用枪抵住了他的头。这一切都在瞬间完成,土匪还没有回过神来。
    有两个土匪想上前施以援手,喇宝臣又甩手两枪,将其击倒。同时厉声对土匪头目:“让你的手下退开,否则我一枪打爆你的头!”
    土匪头目吓得两腿打颤:“大人饶命,我有眼不识泰山。”对那些手下,“没见我在他手上吗?快给他们让道!”
    土匪闪开了前面的道路。
    喇宝臣的队伍走了过去。
     
    24.泸沽湖寨外  日  外
    喇宝臣带着肖淑明回到了泸沽湖。
    此时泸沽湖已是春暖花开,碧波荡漾。
    前来观看和欢迎的人群挤满了两旁的道路。
    肖淑明坐在马背上,由喇宝臣在后面把着缰绳前行,她微笑着向大家挥手致意。
    观者甲:“这汉家姑娘真漂亮!”
    观者乙:“是呀,像天仙一般。”
    肖淑明在大家的夹道欢迎和注目下,随喇宝臣朝土司府而去。
     
    25.拉布头人家  日  内
    头人拉布没有参加欢迎,他与管家和两个亲信在一起商讨。
    管家:“拉布头人,想不到这喇宝臣娶了个汉家女子回来做土司夫人,听说还是省府刘主席主的婚。”
    拉布头人不以为然地:“他这样做,还不是为了加强自己的地位。”
    亲信甲:“喇宝臣迎娶新夫人回来,大人不去迎接就不怕他有所怪罪?”
    拉布头人把手中的鼻烟壶重重地往桌上一放:“别人怕他,我可不怕,过两天我得去问问,山边的那片草甸什么时候划归我所有。”
    管家:“那片草甸水草丰美,我看他是不会给的。”
    拉布头人:“论功行赏天经地义,当年要不是我带领我的人奋力拼杀,他喇宝臣早被赶下土司宝座了。”
    管家:“此一时彼一时,如今他羽毛丰满,又通过联姻给省府挂上了关系。”
    拉布头人:“我们这里天高皇帝远,他不给咱就抢,地盘还不是先人们争夺来的。不过我得先礼后兵,过两天再去找他要。”
     
    26.土司府前  日  外
    土司府前也是挤满了不少看热闹和欢迎的人。
    肖淑明和喇宝臣一行来到土司府前下了马。
    喇宝臣拉着肖淑明走进了土司府。
    围观的人们欢呼着。
     
    27.土司府后院沐浴间  日  内
    一个沐浴的大木桶放在屋子中间,肖淑明在撒着花瓣的水中沐浴。
    她舒缓着雪白的双臂,撩拨着水。
    随后她站了起来,一个老阿妈将一件浴袍给她披上。
     
    28.土司府大殿  日  内
    大喇嘛端坐在上方。
    肖淑明换成了摩梭妇女的红衣白裙,彻头彻尾变成了一个摩梭女人,她站在大喇叭的对面。
    喇宝臣站在一旁。
    大喇叭看着肖淑明,口中念念有词,随后道:“女主人品行端庄,性格开朗,摩梭名就叫次尔直玛吧?”
    肖淑明不明白地看着喇宝臣。
    喇宝臣靠前一步给她解释:“就是长命百岁的意思。”
     
    29.土司府后院寝室  夜  内
    夜已深,一轮弯月挂在天空。
    肖淑明穿着睡衣,躺在床头已经入睡。
    外面传来一阵女人的啼哭声。
    肖淑明从梦中惊醒,听见了外面的哭声,很是诧异,坐起身倾听。
    外面女人的啼哭又变成了尖厉的笑声。
    肖淑明疑惑、害怕,但好奇心又驱使她起身下床,揪住睡衣的胸襟,战战兢兢地走到窗前,撩开窗帘往外看。
    远处的一座小山头上站着一个摩梭女人,笑声就是从她那里发出的,这笑声在夜间显得恐怖。
    肖淑明的脸部显得惊愕和恐惧。
    一只手搭在她的肩头,她一哆嗦吓了一跳急回身。是喇宝臣站在她身后。
    喇宝臣看着山头上的女人,对肖淑明:“她叫娃娥尔,早年跟一个走马帮的马锅头(领队)要好。那年马锅头说要在她生日这天接她去看外面的世界,可在来的路上被山上的飞石击中,滚入了湍急的金沙江。她在这山头等来的是噩耗,精神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后来脑子坏掉了。可记得每年在她生日这天,都要在这山头又哭又笑又唱的。”
    喇宝臣的话音刚落,山头传来了女子哀怨的歌声。
     
    30.土司府后院膳房  晨  内
    肖淑明和喇宝臣正在用餐,大管家进来报:“老爷、新夫人,来了不少远处村寨的妇女,她们要求见新夫人。”
    喇宝臣:“你去告诉她们,夫人一路劳顿需要休息,改日再给大家见面。”
    大管家:“是,我这就去给她们说。”大管家转过身退去。
    肖淑明站了起来:“大管家等一等,我没事,既然来了就见吧,她们一定昨晚半夜就出发了,不见会让她们失望的。”
     
    31.土司府院落  晨  外
    院里拥挤了不少远处赶来的妇女,前前后后许多人看不见,相互拥挤。
    肖淑明见状干脆站到了桌子上:“我这样大家都能看清楚了吧?”
    大家不再朝前拥挤。
    肖淑明用刚学会的摩梭问候语向大家道:“侬思古夹(大家好)!”
    那些妇女非常开心,嘻嘻哈哈笑了起来。
    有人道:“听说新夫人美丽大方,果然如此!”
    另有人道:“新夫人能到我们泸沽湖,是我们摩梭人的福分。”
    肖淑明高声道:“我嫁给了你们的土司喇宝臣,也就成了你们摩梭人的一员,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
    大家都兴奋地热议起来。
     
    32.一村寨  日  外
    肖淑明和一个丫鬟纳姆在大管家的带领下走进一座寨子。
    有几个男女小孩赶着十几头牛羊从寨子里出来,去到寨外放牧。
    肖淑明上前用汉语给他们交谈:“小朋友,早上好!”
    几个小孩听不懂,相互看看,傻笑笑继续朝寨外走去。
    肖淑明看着他们,想着什么。
    大管家上前:“新夫人,他们都不懂汉话,你别生气。”
    肖淑明摇摇头:“不会的。”
     
    33.拉布头人家屋顶  日  外
    拉布头人和管家正在边喝苏理玛酒边商议事务。
    管家:“大人,你给喇宝臣土司提出把草甸纳入领地的事,他怎么说?”
    拉布头人:“这个老滑头,他不表态,给我装聋作哑。”
    管家:“难道就这样算了?那可是块风水宝地呀!有了这块地我们就是泸沽湖最富庶之地,经营三五年实力壮大了,到时就是喇宝臣也奈何不了你。”
    拉布头人狠狠地:“那块草甸我一定要拿到手!”
    这时有人来报:“牛倌吉克尔弄丢了一头牛,我把他抓来了!”
    拉布头人:“走!”
    拉布头人起身朝楼下走去,管家和通报人随后跟了上去。
     
    34.拉布头人家大门  日  外
    吉克尔被绑在大门旁的木柱上,由两个拉布的手下看守着,其中一人手中还执着皮鞭,吉克尔身上鞭痕累累。
    拉布头人和管家还有那个报信的从大门出来,走到吉克尔身边。
    拉布头人盯着吉克尔:“谁叫你弄丢了牛?”
    吉克尔:“拉布老爷,我不是有意的。”
    拉布头人:“你得赔我的牛!”
    吉克尔:“我都两天没得吃了,哪赔得起你的牛。”
    拉布头人:“你赔不了牛,就拿你的命来抵。”拔出手枪对着吉克尔,手扣到了扳机上。
    (画外)一个女音高喊:“住手!”
    拉布头人等人回过头,肖淑明快步走了过来。
    拉布头人看着肖淑明:“你是谁?竟敢给我发号施令!”从手下手中夺过鞭子,对肖淑明,“看我不抽你!”
    大管家从肖淑明后面撵来:“拉布,不得无礼,这是新夫人!”
    拉布头人放下手中的鞭子,对肖淑明:“不知你就是土司大人新娶的土司夫人,多有得罪。”
    肖淑明指着吉克尔:“他犯了什么法,你们要毒打他,还要他的命?”
    拉布头人的管家:“他把拉布老爷的牛给弄丢了!”
    吉克尔:“我、我不是有意的。”
    拉布头人恶狠狠地对吉克尔:“那就去死吧!”又举起了枪。
    肖淑明严正道:“住手,我以土司夫人的名义让你放人!”
    拉布的管家:“这是我拉布老爷领地上的事,就是土司大人也无权干预!”
    拉布头人做了个请的手势:“新夫人还是请回吧!”
    肖淑明看着拉布头人:“不就一头牛吗?不至于要条人命吧?”
    拉布头人:“这——”
    肖淑明:“你身为头人,应当体恤属民才是。”
    拉布头人:“既然土司夫人如此说了,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对自己的管家,“让他给我家喂马一年,以抵牛钱。”
    拉布的管家:“好的!”
    肖淑明上前解开捆绑吉克尔的绳子,对大管家:“一会儿让人给他送些治疗伤口的药过来。”
    大管家:“回去就办,夫人。”
    被解开绳子的吉克尔对肖淑明露出感激的眼光。
    两个拉布手下把吉克尔架进了头人府。
    肖淑明和大管家,以及丫鬟离开头人府,继续朝前走去。
    拉布头人看着远去的肖淑明,妒忌地说:“想不到喇宝臣娶的汉族女子不但如此美貌,而且颇有胆识。”
    拉布的管家:“听说出生将门之后,果然名不虚传。”
    拉布头人思考了一下:“机会来了,我们乘喇宝臣沉溺新婚燕尔之时,一举夺下草甸地区。”
    拉布的管家:“可就我们目前的力量,无法匹敌喇宝臣的府兵。”
    拉布头人:“你带上足够银两,去联合外面的武装,一起举事配合行动。”
    管家点点头。
     
    35.土司府后院  日  内
    肖淑明回到土司府后院。
    喇宝臣正在后院品茶,看见肖淑明高兴道:“夫人回来了。”
    肖淑明:“大管家陪着,去几个寨子转了转。”
    喇宝臣:“有什么收获?”
    肖淑明:“泸沽湖处处是美景。”
    喇宝臣:“改天我陪你四处好好走走。”
    肖淑明:“好呀!还有我看到拉布头人用皮鞭抽打一个叫吉克尔的人,还想要他的命。”
    喇宝臣看着肖淑明:“哦,为什么?”
    肖淑明:“说弄丢了他家的牛,不过后来被我给救下了。”
    喇宝臣:“这个拉布,还来找我要草甸那块地。”
    肖淑明不解地看着喇宝臣。
    喇宝臣:“他自恃那年在我与别的土司争斗中,出个大力,便要我赐给他。”
    肖淑明:“你没有同意?”
    喇宝臣:“我能同意吗?属地是老祖宗留下的。好了,我们不说这事,败兴。”
    肖淑明对喇宝臣:“对了,我有个事想给你商量?”
    喇宝臣:“什么叫商量,夫人吩咐就是。”
    肖淑明:“我想开办学堂。”
    喇宝臣:“办学堂?”
    肖淑明:“是呀,教小孩识汉字说汉话。”
    喇宝臣:“这里的小孩从小就得帮家里干活,哪有时间来读书?”
    肖淑明:“你为什么娶我?”
    喇宝臣:“咳,你聪明漂亮呗!”
    肖淑明:“我为什么聪明?”
    喇宝臣一时答不上,只得道:“聪明就聪明呗!”
    肖淑明:“聪明不是天生成的,而是通过读书得来的,你不是想让泸沽湖的人都开化起来吗?读书就是最好的路径。”
    喇宝臣:“可那些大人们要是不愿送孩子们识汉字学汉话咋办?我总不能把他们绑来吧?”
    肖淑明:“这倒是。”低头沉思了一下,“那你和大管家还有这府上的人就带个头,和孩子们一块来学。”
    喇宝臣:“让我给孩子们一块学?”
    肖淑明点点头:“对呀!”
    喇宝臣摇摇头:“这可不行!”
    肖淑明赌气地走到一边:“还说听我吩咐呢!”
    喇宝臣走过去:“生气了?”
    肖淑明又把身子扭向另一边。
    喇宝臣无奈道:“好、好,听夫人的还不成吗?”
    肖淑明这才回过身笑了起来:“我这就给同学翁丽雅写信,让她通过马帮带书本进来。”
    肖淑明说完跑进了房间。
    喇宝臣看着肖淑明的背影笑了。
     
    36.一间粮仓改建的教室  日  内
    肖淑明在教大家识字。
    教室里除了前面坐着的二十多个小孩外,后面还坐着喇宝臣、大管家,以及部分土司府的人。他们的面前都摆有一本语文小学读本。
    肖淑明在黑板上用粉笔书写下:泸沽湖,摩梭人。
    然后对大家:“大家先来跟我认识这几个汉字,一起读——泸沽湖、摩梭人!”
    下面的人参差不齐地跟读道:“泸沽湖、摩梭人!”
     
    37.泸沽湖畔  日  外
    肖淑明带着孩子们坐在泸沽湖畔的草地上,与孩子们一起快乐地唱着儿歌《五月的风》:
     
    五月的风吹在花上
    朵朵的花儿吐露芬芳
    假如呀花儿确有知
    懂得人海的沧桑
    它该低下头来哭断了肝肠
     
    五月的风吹在树上
    枝头的鸟儿发出歌唱
    假如呀鸟儿是有知
    懂得日月的消长
    它该息下歌喉羞愧地躲藏
     
    五月的风吹在天上
    朵朵的云儿颜色金黄
    ……
    (闪回完)
     
    38.李蔷薇姨婆家  傍晚  内
    李蔷薇的姨婆:“就这样肖淑明去到了泸沽湖,成了一名摩梭人,带去了文明的种子。”
    王炳坤深深吸了一口气:“你们以后还见过面吗?”
    李蔷薇的姨婆深有感触地说道:“再见面已是60多年后了,也就是在10年前,她送孙女去成都定居,在雅安作短暂停留,我们见了一面。”
    李蔷薇加重语气地:“去成都定居?”
    李蔷薇姨婆点点头:“她出生在成都,12岁随父母迁居雅安,16岁那年去到泸沽湖,这一去就是几十年,经历了人生的起起伏伏,送孙女回成都定居寓意着她的一种回归吧!”
    王炳坤:“你们还谈了些什么?”
    李蔷薇姨婆:“主要是相互问候,有关她在泸沽湖的情况她谈的不多。”
    王炳坤起身:“谢谢老人家,我这就告辞了!”
     
    39.雅安街头  夜  外
    街头华灯初上,王炳坤和李蔷薇来到西康码头。
    江水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得梦幻而迷离。
    李蔷薇:“我们博物馆因为开馆不久,很多资料还在收集整理中,没有办法向你提供更多的。”
    王炳坤看着江水,似乎下着决心:“我要去泸沽湖。”
    李蔷薇吃惊地:“想进一步了解肖淑明?”
    王炳坤点点头:“现代版的文成公主和王昭君,值得好好挖掘。”
    听他此言,李蔷薇若有所思。
     
    40.客车站售票大厅  日  外
    拎着帆布行李包的王炳坤走向客车售票大厅。
    有人在喊他:“王炳坤!”
    王炳坤侧头一看是李蔷薇,她站在自己停着的车前。
    王炳坤疑惑地走上去。
    李蔷薇:“上车吧!”
    王炳坤不解地看着李蔷薇。
    李蔷薇:“你不是去泸沽湖吗?”
    王炳坤试探着问:“你这是?”
    李蔷薇快人快语:“磨叽啥,快上车!”说完先行拉开驾驶室的车门,坐了上去。
    王炳坤只好把已开锁的后备厢打开,里面放有一只粉红色行李箱,显然是李蔷薇的。王炳坤将帆布行李包放了进去,关上后备厢,然后坐上了副驾驶位。
    车开走了,汇入车流。
     
    41.雅西高速公路  日  外
    (航拍)雅西高速公路上车辆穿梭不停,李蔷薇的红色轿车行驶在其中。
    公路像一条天路,高高地飘在崇山峻岭之中。
     
    42.小车  日  内
    李蔷薇开着车。
    车载CD,飘着一首歌抒情歌曲。
    王炳坤:“你怎么想起给我一块去泸沽湖?”
    李蔷薇顽皮道:“你以为只有你对肖淑明感兴趣呀?”
    王炳坤笑了笑。
    李蔷薇:“我们可得说好了,采访到的资源咱们得共享。”
    王炳坤看着李蔷薇:“敢情你是给我来抢资源来了?”
    李蔷薇:“什么叫给你抢资源,实话告诉你吧,我们博物馆也有意掌握她更多的资料,丰富我们的讲解。你要是不乐意,下个出口我把你放下,我自己先去了。”
    王炳坤瞪大了眼睛:“你——”
    李蔷薇不满地:“瞪什么眼?好像吃了什么亏似的。”
    王炳坤只得说:“好好,依你的。”
    李蔷薇露出不易察觉的微笑。
    这时王炳坤的微信响了,他拿起查看,他女儿在与他进行微信视频通话。手机屏幕上出现他五岁女儿的头像,那边已是晚间。
    李蔷薇伸手把车载CD的音量调到最低。
    王炳坤高兴道:“晶晶,我的宝贝女儿。”
    晶晶:“爸爸,你在干什么呀?”
    王炳坤:“爸爸呀在出差。”
    晶晶举起手中的一个纸折叠的和平鸽,得意地:“这是我今天在幼儿园折的。”
    王炳坤:“哦,我女儿好聪明。”
    (画外)屏幕那端一个女人的声音:“晶晶,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早起呢!”
    晶晶:“爸爸再见!”随后微信视频关闭了。
    王炳坤显得很是失意。
    李蔷薇:“你女儿在国外?”
    王炳坤:“美国,跟她妈妈在一起。”
    李蔷薇:“就是微信上喊你女儿的那位?”
    王炳坤点点头:“我的前妻,女儿的抚养权给了她。”
    (镜头拉起)小车继续朝前开去,钻进了一个山洞。
    旁白:当年这条雅安到泸沽湖的路,是一条骡马道,肖淑明和喇宝臣在路上走了一个月。
     
    43.泸沽湖寨子  傍晚  外
    红色小车开到一个寨子里,在一家宾馆前停了下来。
    王炳坤和李蔷薇从车上下来,打开后备厢各自拿出行李,走进了宾馆大厅。
     
    44.宾馆  傍晚  内
    王炳坤和李蔷薇一前一后走到总台。
    总台前服务的是一个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你们住宿?”
    王炳坤:“是的,两间房。”
    中年男子:“有预订吗?”
    王炳坤摇摇头。
    中年男子:“对不起,没有客房了。”
    李蔷薇走了过来:“你帮看看吧!”
    中年男子:“现在是旅游旺季,没有预订确实没有,其他的宾馆都这样。”
    李蔷薇还想说什么,总台的电话响了,中年男子走过去接听电话。
    王炳坤无奈地对李蔷薇道:“我们走吧!”他们朝外走去。
    中年男子对着电话:“好的,没事。”放下了电话。
    中年男子看到走到门边的王炳坤和李蔷薇:“你们等一等。”
    王炳坤和李蔷薇停下脚步回过身。
    中年男子:“刚才一个预订的客户来电话,他们的车坏在路上了,这个房间可以给你们。”
    李蔷薇:“只有一间吗?”
    中年男子:“是的,不过这是一个套房有两个床位。”
    王炳坤还在犹豫,一个游客走了进来:“老板有房间吗?”
    李蔷薇见状连忙道:“老板,那套房我们要了。”
     
    45.宾馆套房  傍晚  内
    套房被从外面打开,王炳坤和李蔷薇走了进来。
    这是一套湖景房,一个客厅套着两间客房。
    从客厅的窗户可以看到外面的泸沽湖。
    李蔷薇放下手中的提箱,奔到窗前,赞叹:“太美了!”
    李蔷薇推开窗户,一股清风袭来,她深深地吸着空气。
    王炳坤打开两间客房,把好的一间留给李蔷薇,自己进了另一间。
     
    46.寨子  傍晚  外
    王炳坤和李蔷薇在外散步,有不少的游客。
    王炳坤:“当年的肖淑明来到这里时,是偏僻荒凉的。”
    李蔷薇:“是呀,几十年的变化翻天覆地,你的采访工作想怎么开展?”
    王炳坤:“刚才我打听了,这里有位德高望重的汝亨尔老人,原来是这里的村主任,明早我们先去拜访他。”
    李蔷薇点点头。
    一个店面门口,一个男歌手在击着鼓唱歌。歌声遒劲激越。
     
    47.老村主任家  日  外
    王炳坤手中拎了两瓶酒和一提糕点,与李蔷薇一道来到汝亨尔家门口。
    王炳坤冲屋里喊:“汝亨尔大爷!”
    不一会儿走出一位80多岁的老人,疑惑地看着他们。
    李蔷薇解释道:“我们是专程来拜访您的。”
    老人没有听清:“你说什么?”
    李蔷薇:“我们来拜访您!”
    老人不解:“我可不认识你们呀!”
    王炳坤:“我们为肖淑明而来,您是泸沽湖德高望重的老人,一定对她很熟悉。”
    老人:“你们?”
    李蔷薇指着王炳坤:“他是省城来的专家,我是西康博物馆的。”
    老人:“哦,远道而来的尊贵客人,快请进!”
     
    48.老村主任家  日  内
    宾客坐定。
    老人:“你们来找我呀,算找对了人。”
    王炳坤和李蔷薇互看了一眼。
    老人:“说起来我是当年新夫人教的学生,她的到来给我们这里带来了汉文化的文明,后来我能当上这村主任,也多亏了能识汉字说汉话。”
    王炳坤:“我们想知道肖淑明来这里后的一些情形。”
    老人点点头,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
     
    49.(闪回)村寨  夜  外
    肖淑明和喇宝臣在寨子里散步。
    喇宝臣哀叹:“最近有土匪出没,省府在催促贡税,以资军饷,可拉布头人以收成不好为借口,拒绝缴纳。”
    肖淑明:“我可听说他是这里数最好的了,他的收不上来,其他的头人可要仿效了。”
    喇宝臣:“是呀,这个拉布我看是存心挑事。”
    肖淑明:“就让我去试试。”
    喇宝臣看着肖淑明:“他会听你的?他可在暗处与我较劲,这次拒交是有预谋的。”
    肖淑明:“你想怎么做?”
    喇宝臣:“我得行使摩彝司令的职责,再不交就兵伐拉布。”
    肖淑明:“不能轻言用兵。”
    喇宝臣:“那怎么办?”
    肖淑明:“容我去会会他,要兵伐也得先礼后兵。”
    喇宝臣摇摇头:“此时你去会很危险。”
    肖淑明:“你放心吧,他目前还不敢把我怎样。”
    肖淑明突然拉住喇宝臣,指着不远处的一栋木楞房。
    一个黑影从房子的外墙爬到了二楼的一个窗户口,然后爬了进去。
    肖淑明刚要叫喊,喇宝臣捂住了她的嘴。
    肖淑明急道:“有小偷进了屋。”
    喇宝臣:“那不是小偷,是摩梭人的走婚风俗。两情相悦的男女,男子夜间从窗户进到女子家中,天亮前离开。”
    肖淑明惊讶地看着喇宝臣:“世上还有这样的风俗。”
     
    ......
    (未完)如需要阅读全文请购买《万博体育网站》杂志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内容:
最新跟帖
友情链接:和记娱乐,皇冠娱乐,澳门葡京赌场,365体育官网,澳門威尼斯赌场,bt365体育在线,BT365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