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首页 > “灯都古镇杯·万博体育网站报告文学奖”之中国故事 > 贡米
  • 贡米
  • 后来,粮食便成了小小的溪流,在不息的流动中洒下一路明亮的光影和真实的繁荣。
    ——任林举《粮道》

    引  言

    仲秋一过,氤氲于天地之间的水汽如领了号令一样,倏然散去,放眼一片澄明。天蓝得如一汪海水,却波澜不兴,偶尔有几缕云飘过,如过往的白帆,向无法飞翔的一切炫耀轻盈。大地恪守着自己的宁静和沉稳,将攒了一春一夏的阳光收集在一起,再铺展开来,即是遍地耀眼的金黄——
    这是2015 年的秋天。千百年来,在北方这块肥沃的黑土地上,同样的色彩,同样的景象,一直在不断地重复上演。
    千亩万亩的稻子熟了。沁人心脾的香气从低垂的穗子间散发出来,被奔跑的风紧握在手里,带到村庄、农舍,带到远方。即使在梦里,一个一生与土地和庄稼同甘共苦的农人,也知道那亲切的香气从何而来。大概是因为说来话长或涉及某些难以言说的秘密,农人往往缄口不语。不说,心里却是清楚、明白的。
    当初,人们交给土地的,就是小小的一粒稻种,但那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仪式或象征,而是人类和土地之间的一份契约或默契。是规约,是风险,也是信任。农人代表人类立了这个无字也无言的契约之后,就得一步步躬耕践行,付出自己的力气、汗水、智慧、情感……大地则如一个严格的慈母或一个胸有成竹的魔术师,承诺在心, 却秘而不宣。先是一个细嫩的芽儿,由鹅黄或嫩绿慢慢地演变着,然后就是一棵苗、三棵苗、五棵苗儿……当一棵孤零零的小苗分蘖、滋生出一把攥不下的大簇稻秧时,农人仿佛受到了巨大的赞许和鼓舞。此时,虽然心花怒放,但还不到开怀大笑的时候。直到稻秧里流动着的浆液自下而上随时间慢慢传输,在穗子上、在稻壳里悄悄凝结成晶莹的玉,他们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大地终于兑现了承诺。那暗暗浮动的米香呵,如丝丝袅袅无色无形的流泉,从农人的生命和大地的肌肤里源源不断地散发而出。
    开镰的日子一到,心存感恩的人们就把自己平时最钟爱的食物摆上田间地头,以一种掏心掏肺的真诚,祭拜起成全了自己丰收愿望的苍天和大地。当食物的香气随着袅袅蒸汽渐渐散尽,蕴涵于其间的“意”与“味”便被确认为已经传至人心所寄的远方。人们开始围坐在一起,享用被神灵“享用”过的食物,他们相信这一次与神的往来一定也会和以往一样,贡献这一餐之味,得到的却是一年的庇佑和回馈。
    于是,我们看到,到处都是一片繁忙、欢乐的丰收景象,人们以各种各样的姿态和方式投入到这场收获的狂欢之中。各种机器的轰鸣声与高高低低的欢叫声遥相呼应,交织成更加复杂、含糊、难以捉摸的信息。在这样的季节、这样的情绪里,我常常也会很兴奋,追逐着风的脚步和稻谷的行踪到处奔走,脚步穿越北方色彩斑斓的秋天,在松花江、嫩江、图们江、鸭绿江、饮马河、伊通河、辉发河、布尔哈通河等流域徜徉。就像一叶稻镰沉迷于金色的稻丛,我迷失在秋日悦耳的声响和色彩之中。
    我一直相信,1671 年那个秋天的色彩和饱和度,一定不亚于今天,但我并不相信它也会像今天一样稻菽遍地。那时,这片“攥一把能出油”的黑土地,还不属于国家农业和百姓的庄稼,而是作为“龙兴之地”被皇家独自占据、严格监管着。在中国封建社会的专制史上,凡一方之最新、最好的物产,都要向朝廷交纳,供皇室享用,称之为皇贡。《禹贡·疏》载:“贡者,从下献上之称,谓以所出之谷,市其土地所生异物,献其所有,谓之厥贡。”由于吉林域内的各类物产品质优异,所以多数要归皇家或权贵们专用,并按等级进行明确分配。那些涉“皇”涉“贡”的物品一旦被平民使用,会立即被抓起来,治以欺君之罪,虽然,从来没有一个百姓曾向皇帝承诺自己不会享用这些“物品”。
    康熙皇帝第一次东巡,也就是1671 年(康熙十年)的秋天,北方的金秋正壮美如画,但那时对于一个政权初稳的年轻皇帝来说,还没有太多的闲情逸致去关注那里的美景与粮食。1682 年,他再一次带着浩浩荡荡的巡查队伍和大批辎重来到既是故乡又是边疆的东北,考察当地民情。康熙第二次东巡,前后历时80 天,同行七万众,光是那些吃的,就数目惊人:从各大官庄征用猪62 头,鹅235 只,鸡620 只,鸭140 只,粳米11.57 石,红白高粱米、燕麦等杂粮10.57 石,白面1974.5 公斤,芝麻油501.4 公斤……尽管如此,巡查队伍还要接纳沿途地方供奉的一些土特物产。队伍行至松花江之滨,皇帝享用了打牲乌拉总管衙门特意为他准备的一锅米饭。当一口晶莹如玉、香糯软滑的白米饭入口之后,吃遍了天下珍馐美味和八方五谷的皇帝欣喜不已,叹为天赐神物,并即兴作诗一首:“山连江城清水停,稻花香遍百里营。粗碗白饭仙家味,在之禾中享安宁。”
    从此,松花江流域的稻米便成为专供皇宫御用的“贡米”。据说,产自吉林的贡米最初只用于皇家祭祀,供奉先人。一种连皇亲国戚都不得触碰的食物,平常百姓哪敢有什么非分之想!“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可怜的吉林百姓,只能把出自自家之手的“仙家味”悉数奉送给皇家,以至于很多人只听说过“粳子”之名,而不知粳米之味。
     
    ......
    (未完)如需要阅读全文请购买《万博体育网站》杂志
------分隔线----------------------------
友情链接:88娱乐,澳门赌场玩法,在线威尼斯赌场澳门,太阳网城上娱乐官网,威尼斯赌场,mg游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