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 荐读
  • 当前位置:首页 > 荐读
  • 查看全部 剧作家档案 影视公开课 新实力 中国故事
  • 希波克拉底誓言(王松)
  • 作者:王松
  • 期号: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6-08-26
  • 我之所以写他,是想让更多的人了解这种可怕的疾病,也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其实,这种病没有那么可怕 题记 20 世纪60 年代末的一天,那应该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一个满脸稚气的少年,正在神情专注地用一柄利刃制作自己想象中的玩具。突然,利刃一歪划到手上,虎口处,立刻涌出一股殷红的鲜血少年担心被父母责怪。他慢慢站起来,朝四周看了看,先是悄悄放下手里的工具,镇定地为自己处理了伤口,然后就用纱布仔细地一点一点包扎起来。 这应该是他平生处理的第一个伤口。 这个少年当时并没意识到,在处理这个伤口时,他已经显露出一个外科医生特有的天分。而更让这个少年没想到的是,几十年后,他竟然真的成为一个在国... 【全文】
  • 在仙居, 享受诗意的生活(徐可)
  • 作者:徐可
  • 期号: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6-08-10
  • 柔和的阳光从东方喷薄而出,沾着湿润的晨雾,便化作七彩的颜料泼洒开来,洒在高耸的山峰上,洒在翠绿的树木上,洒在土地、青草、鲜花上,皴染出一幅极淡雅的山水画。升腾变幻的雾气,仿佛是宣纸上尚未洇干的墨迹,以缓慢的速度变化着造型,挺拔的山峰掩映在朦胧的云雾怀抱之中。画的层次感极强,近处的叶片纤毫毕现,远处的群山云雾缭绕,由近及远,一层一层模糊下去。 我们带着由衷的赞叹,走进这湿漉漉的画中。 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空气中弥漫着新鲜的泥土气息和花草香气。山色迷蒙,水汽缭绕。用轻盈的步履,品读神仙居,一步步读的都是唐诗与宋词。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 【全文】
  • 极度危机(欧阳黔森)
  • 作者:欧阳黔森
  • 期号: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6-08-10
  • 序一 阻击阵地 晨 外 一轮鲜红的太阳在山巅上露出了半张脸,淡淡的薄雾缭绕在起伏的连山之间,美丽而宁静。 阵地上,一面沾染硝烟、弹痕残迹的军旗迎着晨风徐徐飘扬。 伤痕累累的红军战士趴在战壕里,以准备战斗的姿态,警惕地观察着前面。 阵地上弥漫着硝烟。 片刻的宁静后,炮弹呼啸而来,雨点般倾泻在红军狙击阵地上。战壕塌陷,空中飞舞着泥土、石头、枪支以及战士的残体。飞机低空扫射、轰炸。红军师长带领机枪班的战士对空射击。战士纷纷倒下。阵地一片火海,血色弥漫开来,异常惨烈。 红军师长把机枪往警卫员手里一推:给我狠狠地打。说完,冒着炮火朝阵地一角的掩体跑去。 掩体里一名红军报务员还在呼叫。 红... 【全文】
  • 大地的孩子(宋方金)
  • 作者:宋方金
  • 期号: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6-08-10
  • 音乐起: 广广的蓝天映在绿水 美丽的大地的孩子宠爱你的是谁 红红的玫瑰总会枯萎 可爱的春天的孩子长大将会像谁 白云用四季来转换东南与西北 人们用温情与冷漠相逐与相随 出征的你总选择生命的无悔 归去的时候别忘了说声珍重再会 黄黄的尘沙来自轮回 流浪的大地的孩子遗忘你的是谁 茫茫的眼珠望穿秋水 寂寞的父母的孩子等待你的是谁 白云用四季来转换东南与西北 人们用温情与冷漠相逐与相随 出征的你总选择生命的无悔 归去的时候别忘了说声珍重再会 广广的蓝天映在绿水 美丽的大地的孩子宠爱你的是谁 不论用四季来转换东南与西北 不论用温情与冷漠相逐与相随 出征的你总选择生命的无悔 归去的时候别忘了说声珍重再会 ... 【全文】
  • 旷野上的明灯——寻访浙江仙居桐江书院(葛水平)
  • 作者:葛水平
  • 期号: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6-08-10
  • 初夏的仙居很美,花开在绿中,灿然可爱。潺潺溪水,小潭,两岸的竹林,道路分开了左侧和右侧,也分开了时间的过去和现在。我没有想到还有这么好的地方,没有人,植物疯长,老的建筑就立在那里,它叫“桐江书院”,旧时代读书人生长的地方。雨刚过,有一丝阳光低远地铺过来,突然间一片开阔地上出现了白墙黑瓦的建筑,弓箭形的外墙上立着两只翠鸟,龙头鱼尾图案恰如书院洞开的“心”眼,却依然感到了明显的强势气 7缤谱盼业慕挪剑梦仪崴傻刈呦蛩恼妫嗝疵溃爸诶镅八О俣龋肴换厥祝侨巳丛诘苹鹄簧捍Α薄 桐江书院正门写着一副联子,上联:文公到访地,下联:殿元受业处。字体古拙,被书声浸染过的笔... 【全文】
  • 神仙的日常(苏沧桑)
  • 作者:苏沧桑
  • 期号: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6-08-10
  • 脚尖碰到云,云像被犁开的土地,翻滚起很多比喻一个人走进五月的仙居,像一根银针刺进一幅锦绣,一片落叶惊动静湖,一个声音跌进树的年轮脚尖带起的气流,涟漪般慢慢扩散,一幅叫仙居的巨画也慢慢醒了过来。 我已经厌倦走一个地方,就讴歌一个地方,厌倦眼里只有PS 过的美丽而故意无视种种缺憾。诗人荷尔德林说,做一个诗人,你要忍受那些必须忍受的,歌唱那些应该歌唱的。此刻,我不想歌唱仙居,但站在这个仙人居住的地方、李白梦里的天姥山,却很想大声唱歌。 上河里的鸭子下河里的鹅,一对对毛眼眼照哥哥差点脱口而出的这首西北民歌,与此时此景完全不搭调,然而就是这么奇怪,可能因为这是我唱得上去的音调最高的... 【全文】
  •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末页 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