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首页 > 文学茶座 > 《蟹子蛛》的弦外音
  • 《蟹子蛛》的弦外音
  •  
    我是一个“理科男”,也一直在吃这碗饭。当年正是因为在科学上有些奇思妄想,才写了两部科幻题材的电影剧本(英文),并开始关注影视动态,经常进进影院或者租些影碟回家补上那些错过的好片子。
    曾经有部影片我是慕名而看的,但看后也没留下多少印象,迄今还记得是因为它饱受争议的主题,这部片子叫《廊桥遗梦》。
    如果认为它“鼓动婚外恋”,则有些肤浅,相反,若认为它是在“彰显家庭价值观”,又不免过于幼稚……我看完后,怎么觉得它好像在明目张胆地暗示“婚外恋是婚姻的稳定剂”呢?其实,《廊桥遗梦》什么也没说,它只是讲了个看似平淡的故事。
    电影好就好在只讲故事不加议论,但一部好片子并不止于讲个好故事,还要有故事背后的“弦外之音”来引发各种解读,这才是一部好作品的高明之处。
     

     
    我从小跟着姥姥长大。姥姥出身大户人家又嫁到书香门第,即便耳濡目染也已经很有学问,于是,在她并不正规的教导下,我从小接受了儒家文化的熏陶。
    后来,我辗转了大半个地球,从中国到英国再到美国,尤其是在美国从事管理工作的那些年里,有机会接触到不同文化背景下形形色色的人。我体会到,在人类的社会属性上,东西方文化是相通的,比如,罗马的英雄观与西汉的儒家文化,欧洲的贵族精神与华夏的天下意识。而另一方面,由“进化奖励”累积到人类身上的自然属性,则不遗余力地在维护着每一个人的生存和繁衍的权利。两者间的冲突和妥协一步步地将人类推送至食物链的顶端。
    变革中的社会倾向于造就英雄,无论是政治领袖还是经济精英,而平稳富足的社会倾向于“劫富济穷”,即,关注弱势群体,同时,疏导民众的人生追求,使之尽可能地多样化——如今的发达国家是这样,经济快速增长后进入“新常态”的中国亦将如此。
    因此,尽管社会属性和自然属性共存于人类进化和每个人的一生,适时、适度地强调其中一方并调配两者间的再平衡,是人类政治活动以及每个人决策取舍的最高境界。反之,如果未能适时调整或者过度强调一方,将必败无疑,无论是一种理论学说、一个政体还是一个人。这些,就是我希望通过《归途三部曲》来传递的“弦外之音”。
    在《蟹子蛛》里,老梁从典型的“社会属性”开始,经过挫折,再去反思,坚持找回他的“自然属性”。故事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通过这个视角可以审视传统价值观在不同社会状态下或者不同人生阶段里的指导意义及其局限性。
    故事在讲人性,不是讲年代——与承载它的时代没有多少偶合——其实,只要将背景略加修改,故事可以发生在任何朝代、任何国度或者任何文化背景下。
     

     
    如今,随着生活节奏加快,人们越来越没耐心了。怎样将一部两小时的电影拍得像一段两分钟的小视频那么精彩呢?简单的方法是让画面好看。
    于是,从好莱坞、宝莱坞到横店,往往先把故事及其“弦外之音”搁在一边,开足马力生产些画面雷人,动漫游戏式的惊悚片、动作片或神鬼片。尽管总体票房不菲,但因跟风严重,如将产量放在分母上,你会发现其实热门题材的成功率并不高。
    电影是个商品,剧情片(drama)也要充满商业元素,不仅要故事好,还要画面好看。近两年来,影视市场似乎又开始鼓励认真讲故事了,比如,今年的奥斯卡得主和好评如潮的《摔跤吧!爸爸》。

     

     
    与我之前写的硬科幻以及后来写的都市剧不同,《归途三部曲》写得很慢,已经有近十个年头了,幸得《万博体育网站》领导的鼓励与启发,不然,再写个十年也不是没有可能——因为我只要感动自己就好。
    当年起笔时是剧本形式,但老梁的心理活动太纠结、太丰富,不知不觉中我写成了“小说”——大量的心理描写难以用镜头表达。那么就索性写成小说?我发现框架越拉越大,写了几万字才开了个头,我又不耐烦小说写法了,于是又回到剧本上来。就这样,这个《归途》最终成了个“三部曲”,讲述的是在宏大的政治变革中,两代人在两个国度发生的爱恨情殇和生离死别。
    《蟹子蛛》是第一部。第二部不按时间顺序,而是以玛莎为视角主诉人,回过头来叙述大兴安岭一别后的25年里玛莎走过的艰辛历程。第三部讲述他们的儿子在事业与爱情上更加戏剧性的冲突以及他们各自的结局。故事一直讲到2016年秋,加入诸多当代元素,最后,“三部曲”在剧中人三个“归宿”构成的大团圆中落幕。
    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怎样将老梁在第一部中复杂的内心世界通过镜头反映出来让我煞费苦心。故事不能闷,节奏不能慢,要通过事件和情节展现老梁的内心活动。这样一来,《蟹子蛛》的故事很烈,一点也不“文艺”。生与死的考验是家常便饭,老梁像个“瘟神”,谁沾着他谁倒霉……这样就不难用镜头表现出内心丰富的他在如此悲惨的境遇里心如刀割的剧痛。同样,玛莎也一直游走在死神身旁。正是在这极端险恶的逆境中,她的乐观、率真、调皮和举重若轻的做派,方显得更加可爱和可敬。另外,作为行业剧,对老梁艺术造诣的描写也不能浅尝辄止,我力图阐明老梁成为著名画家的心路历程和他的画值钱的原因。
    说了这么多,是因为“初生牛犊不怕虎”。作为一个新手,再次感谢《万博体育网站·manbetx官方》给我这样一个机会,让《蟹子蛛》终得面世。
     
    如需要阅读全文请购买《万博体育网站》杂志